中国高校应走内涵发展的道路 投稿:王掜掝

目前,国内不少高校和地方正在积极谋划打造世界一流高校,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就中国高等教育在走向世界一流过程中面临的若干问题,对何其莘教授进行了专访。记者:何教授,我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2004亚洲大学校长论坛上了解到,上海在建设…

随着数字化的飞速发展以及数字化对人类社会生活影响的深入,如何正确认识数字化的时代价值及其发展限度,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要课题。为此,记者专门访问了数字化研究专家鲍宗豪教授。记者: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当下,请您来谈谈数字化发展的时代价值,以及我们应该对数…

内容提要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环境保护和自由贸易的冲突日益增多。本文从贸易对环境保护的影响展开论述,分析了欧盟环境政策的发展、成效、不足及对我国的启示。关键词环境政策欧盟可持续发展作者赵玲琳,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生;任荣明,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目前,国内不少高校和地方正在积极谋划打造世界一流高校,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就中国高等教育在走向世界一流过程中面临的若干问题,对何其莘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何教授,我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2004亚洲大学校长论坛上了解到,上海在建设世界一流高校方面已形成了一套层次分明、立体全面的发展战略方案,并将在未来的三五年内打造出世界一流高等教育。国内还有很多高校亦将此作为未来发展的战略目标。请问,您如何理解“一流”?目前国内高校与国际水准的差距体现在何处?如何才能缩小差距?
  何其莘教授(以下称何教授):我认为所谓“一流”的高等教育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学科领先和独创性,二是拥有世界级大师。我国一直拿不到诺贝尔奖,据说去年又与物理奖擦肩而过。2004年我去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考察,他们的校园很小,教学楼和办公楼也很普通,但校长办公楼走廊的墙上挂着该学院十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肖像,这就是一所学校学术实力最有力的证明。近年来,国内高校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几个误区,先是“合并风”,然后是盲目的扩招,现在又一窝蜂地搞大学城。扩招可能使学校的地位上升了,但学校的学术地位并未得到相应提高。分析其原因,一是自身定位不够准确,二是不了解国外情况,尤其是对国外高校的总体情况把握不准确、理解不透彻,没有学到点子上。我觉得与世界一流高校相比,我国一些高校最大的差距是在办学理念上。美国的著名学府,校园都很一般,但贡献是举世瞩目的。可见光靠盖大楼、扩大办学规模是行不通的。学校有没有潜力、能不能走向世界一流还是要在学科领先和世界级师资这两点上下功夫,必须走内涵发展的道路。
  记者:我非常同意您“大学要走内涵式发展道路”的观点,那么现在国内很多高校以每年30%甚至更高的比例扩大招生,对此,舆论褒贬不一。您是如何看待其中的利弊的,以及它对中国高校争创世界一流会产生哪些影响?
  何教授:上个世纪开始的合并风已经基本平息了,接下来是扩招,各地都涌现了很多大学城,动辄上千亩土地,号称规模几十万,资源浪费很大,这是在走向另一个极端,中国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给更多人以教育的机会本无可厚非。但目前的问题是,我们过度注重了学生数量和学校规模的扩张,却忽视了师资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而这正是高水平科学研究和高质量教学的根本保证。在教学第一线的高校教师都很清楚,扩招后教学质量令人担忧。如通过近几年的本科教学评估,特别是2004年下半年进行的英语专业试评,我感到目前有些学校英语专业学生的水平实在不像是专业出身。为了保证质量,我们已不得不提出建议修改外语专业评估体系的条款:如果“学生外语基本功”达不到A,便一票否决,其专业评估的最终结果就不能为优秀。这样可以拉开评估的档次,显示专业之间的差距。同时也需提醒高校领导,只有教学质量才是立校之本。否则,照此下去的严重后果就是学生素质下降,大学文凭贬值,中国高校在世界上更没有竞争力可言。总之,一定不可盲目跟风,量的增加决不能以牺牲质为代价。
  记者: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正因为有量的增加,现在才会有很多人谈论中国高等教育已经从精英化进入大众化阶段,在短时期内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何教授:中国的现状是“穷国办教育”,把教育定义得过于绝对不太合适。什么是高等教育?通常认为高等教育就是高中毕业后读大学,包括本科和研究生的教育。中国现有本科院校600多所,专科院校900多所,毛入学率中包含了很多两年、三年制的高职高专学生,专科生人数实际超过本科生,所以现在讲大众化是值得商榷的。我们只需要按照国家的情况、教育的规律来办事,等国家发达以后再讲大众化也不迟。而且,我们并不需要急着与精英化教育划清界限。国外的精英化教育,毛入学率只是其中一个指标。另外,精英教育,对学生的录取、课程设置、职业定位等方面的目标都是相当明确的,即他们对国家发展所起的作用毋庸置疑。那么,是否我们就真的不需要精英化的教育呢?我认为,我们国家的有些领域、有些学科还是需要实行精英教育的,以培养出类拔萃的人才为己任。大众化和精英化教育两者不能偏废。对于目前国内的教育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如何兼顾大众化教育和精英化教育,还需要进一步地探讨,但不能简单将毛入学率作为大众化教育的标准。
  记者:您在前面提到了,国内高校争当世界一流名校,首先需要学科上领先,具有独创性;但现在国内高等教育发展的现状是:基础学科备受冷落,新兴专业不断产生,其中不乏显而易见的实用性和功利性,您如何看待基础学科、专业发展的现状?基础学科是否会走向边缘化?
  何教授:对于基础学科边缘化的现状,比如理论物理、数学、历史、哲学等,是需要引起极大关注的。以英语专业为例,1998年,在一次有关外语专业复合型人才培养的研讨会上,就有院校担心公共外语对专业外语形成威胁。我认为,用“挑战”来形容更合适。如学生学习英语的启蒙年龄越来越小,中学外语教学水平更是不断提高,这就对高校英语专业提出了挑战:我们必须要从师资力量、课程设置等方面做出相应调整以适应这种情况,来迎接这种挑战。为什么会感到有威胁呢?原因之一,在于部分外语院系的领导不真正了解外语学科的内涵、不懂学科建设。专业建设不好,学科没有特色,跟不上社会发展,学生专业素质就会下滑,自然会感觉压力增大。
  当前基础学科、理论学科受人冷落,除了学科自身原因外,我认为与社会舆论导向、家长和学生的价值观、期望值也有很大关系。如在外语类的复合型专业中,带“国”字头的,比如国际金融,国际贸易等,很吸引家长和学生,这对英语语言文学形成了一定冲击,但这些复合型专业都还处于试验阶段。我仍然强调要打好基础,苦练基本功。我们常说,外语水平的高低只要一张嘴就知道了。其次是要掌握对象国的文化知识,中文功底也非常重要。至于基础专业会不会边缘化的问题,我认为,如果继续盲目扩招,继续盲目上新专业,继续盲目跟风,那么基础专业走向边缘化是极有可能的。基础领域站不住脚,新兴领域又当不了领军人物,争创世界一流也就无从谈起。
  记者:的确如此。在我国高校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国家投入不可能面面俱到;各高校的发展也不可能齐头并进。在国家和地方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重点院校、学科建设的过程中,怎么处理公平和效率的关系?重点建设项目应该如何选择、如何实施呢?
  何教授:我觉得不应该过多强调公平,这容易回到吃大锅饭的年代。公平和效率肯定是一对矛盾。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思考,比如实行学费有限度放开,扩大学校融资渠道,保证大多数学校的正常运转;而重点院校的重点学科必须要重点扶持。当然与前在重点建设过程中,选择学校、学科时我们也存在误区,传统的做法是过于侧重理工科,对人文社科类重视不够。这也许是中国传统,有历史的原因,因为两者在投入和产出的时效性上有差别。但社会的繁荣离不开人文学科的繁荣昌盛。打个比方,理工科的人会比较注意研究一片树叶,而人文学科则能帮助你看到一片森林。可是我国有的地方甚至提出社科课题要求在两年内完成,而搞好社科类研究两年是不够的,这都是急功近利的表现。因此,国家或者地方在投入时应该注意短期、长期效益结合,文科理科结合,前沿和基础学科结合,尤其应该加大对基础学科的投入,只有坚实的基础才能撑起万丈高楼。在重点建设方面要实行科学决策,要尊重、听取专家的意见和看法,才能把问题处理好,实现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记者:当前国内有舆论认为中国大学与世界强校相比缺失“大学精神”,提出要着力培育中国的大学精神。为此很想听听您的想法。
  何教授:塑造“大学精神”,我认为应该从“选好校长”着手,因为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我从1999年开始参加教育部举办的本科教学评估,接触不少大学后发现,校长的作用非常关键。作为校长,首先应是一位教育家。高校校长首先要思考在目前全国600多所本科院校中,自己应该如何定位,怎样做好学校的远期、近期发展规划,以及学校在多长时间内达到质的变化,这些都需要一位视野宽广、视角独特的教育家来实现。在某种程度上,校长的理念决定了学校的管理。这种理念的核心,就是如何把学校引到一个正确的、富有特色的、合适的发展道路;长期贯彻实施这种理念,才会在校园中酝酿出浓厚的精神。教育史上这种例子非常多。当然,遴选校长时政治上的把握是必需的,在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政策的前提下,必须要有自己的教育理念作支撑,才能胜任管理一所大学的重任,才能在自己的学校打造出一种精神。
   总之,我国高校在21世纪初叶设定进入世界一流的目标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脚踏实地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集中一切力量搞好教学和科研,在优势领域实现突破,这才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出路所在。

目前,国内不少高校和地方正在积极谋划打造世界一流高校,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就中国高等教育在走向世界一流过程中面临的若干问题,对何其莘教授进行了专访。记者:何教授,我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2004亚洲大学校长论坛上了解到,上海在建设…

目前,国内不少高校和地方正在积极谋划打造世界一流高校,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就中国高等教育在走向世界一流过程中面临的若干问题,对何其莘教授进行了专访。记者:何教授,我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2004亚洲大学校长论坛上了解到,上海在建设…

目前,国内不少高校和地方正在积极谋划打造世界一流高校,但在此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记者就中国高等教育在走向世界一流过程中面临的若干问题,对何其莘教授进行了专访。记者:何教授,我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2004亚洲大学校长论坛上了解到,上海在建设…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混联电路求等效电阻混联电路求等效电阻【范文精选】混联电路求等效电阻【专家解析】内蒙自治区主席内蒙自治区主席【范文精选】内蒙自治区主席【专家解析】中秋节活动总结报告中秋节活动总结报告【范文精选】中秋节活动总结报告【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