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读后感 投稿:江口古

初次听到龙应台这个名字,还是高一雷灵说起《目送》的时候,那时以为龙应台是个男士,只会写散文,感情细腻到文字戳人心扉,让人落泪。后来一度想看看她的其他书,总是因为各种事耽搁,直到这个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找书,偶然看到她的著作《野火》,名字让我想起了“野火…

会计电算化专业毕业论文选题参考 一、 选题原则 毕业论文选题应当在财会专业范围之内,并符合财会专业的特点,毕业论文选题应当分为规定性命题和自选命题两种。选题时应当结合我国财会实践,选择应用性强或当前实践亟待解决的实际问题作为毕业论文的主要方向和主要内…

摘要:微博客环境下的图书营销在国内史无前例,北京读客图书有限公司出版的《我们台湾这些年》在大陆畅销,首开出版界利用微博客营销图书的先河。本文试以《我们台湾这些年》为例,以新浪微博客为数据平台,运用ROST Content Mining内容挖掘软件统计…

初次听到龙应台这个名字,还是高一雷灵说起《目送》的时候,那时以为龙应台是个男士,只会写散文,感情细腻到文字戳人心扉,让人落泪。后来一度想看看她的其他书,总是因为各种事耽搁,直到这个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找书,偶然看到她的著作《野火》,名字让我想起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内心充满好奇,其实,同很多书的相遇一样,多半都是因为一开始的好奇,然而那些能耐得住性子往下看的书,或多或少都有些许心灵的契合吧。借到《野火》的时候,我还在忙着帮老师做事,也就每天晚上有时间翻翻,还好它是本独立文章集结而成的书,不会被轻易打断思路,只是时间的零碎加上我看书的不定性,直到今晚,我才勉强地看完了全本。之所以说是勉强,是因为我已差不多忘了这些文章都是哪些题目,哪些内容,若是让我复述,恐怕难以如愿,只能就其整体,略表一二看法。 野火是什么?龙应台也许只把它当成一柄小小的火炬,希望借由这火炬散发的光与热点亮更多人迷蒙的心灵,启发他们去关注台湾的未来,乃至大陆,又或者希望它把旧的一切烧得干干净净,轰轰烈烈,在此之上迎接台湾新生。在三十多年前,《野火》问世,或许有“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诧异,震动,影响了台湾,政界人士警惕它,因为里面赤裸裸写着对当局的不满,他们想要压制言论,于是我们看到龙应台笔下的文字里也流露了这一担心,文章发表了,可能就会被封杀,书被禁,人被约谈,公开不了,因为当局不肯。但龙应台依然写着,并越发热情,惊涛骇浪拍打着沿岸,总有礁石会”湿身“。那些在文字里看到理想,看到希望,却为自己无为的平庸,空空的激动的人会落泪,会给龙应台写信表达感谢,那些在文字里看到”反动“,感到惊惧,冒得一身冷汗的人,也会给龙应台写信,善意的提醒,比起这些,攻击来得更猛烈些,但她都一一面对了。她是个女人,性别的尴尬成为后期的一种纠缠,直到如今,不少读者仍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这样一位女作家,是的,她首先是女作家,而不只是作家。这种本身应该柔软却像一把利剑似的亮着寒冷光的女人,让人又不由得浮想联翩,那些想了解她生活的边边角角而不是专注于她的写作的人,一开始就错了,可她依旧坦然,冷静地又把这些人剖个干净。这就是文化人啊,她总能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里,为了该说的话,该做的事,继续说,继续做。但是回头想想,这是三十年前《野火》发表时的她,还是现在的她?

在这本三十年纪念版《野火》集里,龙应台本人对台湾的批评占了绝大本书,另外还收录了其他社会人士,或媒体,或官员对其书其人的看法,以及一篇访谈。这本书就像台湾的一个小缩影,太典型,典型的东西可以反映一种思考的存在,可是并不能代表大众都是这么认为的。看书时,总觉得,”啊,那个时候的台湾怎么跟现在的大陆这么像呢?“高三的时候,在学校附近有家台湾人开的小店,跟老板聊天时,老板就说过,”现在的大陆就是几十年前的台湾。“那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看书才发现,空气污染,河流污染,城市拆建,食品安全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原来都是这个过程。台湾比我们早走一点,那是因为我们曾经的浩劫,耽搁了建设。可这就给了现在的贬低我们自己的人理由了么?我们认为他们好的地方,那也是他们的人在批判声中一点点搭建起来的啊。这其中,有太多历史的问题,现在没法谈。作为文化人,龙应台能干的也只有批判,用文字的力量去争取,然而有多少人可以被其力量感召又最终付出行动呢?很少,所以她愤怒,愤怒地写着,《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是名篇了,里面透露出人的冷漠让读者心有余悸,可这种事不就是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么?文字有不死的力量,对于永恒的经典来说无可厚非,对于短暂的(在人类整个历史长河中来说),它的力量依旧强大,那便是照见过去,又照向未来。台湾老板后面还有一句话,我想了很久,看书的时候再度想起,那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可答案在哪里,也只有我们这一代人去经历,乃至下一代人还将经历。龙应台的热血,她的尖锐,冲击到我,我几次拿笔画下一些句子,甚至有跟着她一起愤怒,一起批判的冲动,当时没想那么多,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却,也会想这种同感究竟是好是坏?年轻人体内应该流淌着热血,但这热血一定是外溢

的么?”起于轰轰烈烈,终于无声无息“在我看来是种悲哀,要做就当做”起于无声无息,终于轰轰烈烈“的那种,那是升华,但那不也仅是理想么?

这本书让我感到可贵的一点是,在这么多认可龙应台与反对龙应台的声音中,我听到了一种有一点点不一样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什么,相信懂得人在看书的时候自然会发现。大一听老师讲到”过犹不及“这个成语,举到一些例子,今日的台湾,是不是也有点”过犹不及“了呢?这”过“是什么,清楚的人自然清楚。这种声音的存在,在目前还是微弱的,可是,龙应台愿意包容这些存在,不知道她会不会也从这个方面重新思考台湾这些年的进程?重重看看那片她深爱着的土地,哪怕她有着一个难以被台湾省人认可的外省人的身份。在历史的分隔点,几种不同的力量向同一个地方汇聚,被重新整合,本省人,外省人,即便再客气,也总带着不可完美融合的烙印,那或许是对一方文化的固守,对外来的排斥,带着自豪,带着傲气。在这漫长的取得认同的过程中,老去的,离世的,都差不多了,新成长的这一代,重新打上了地方的烙印,只能凭借叙述,接受一些距离他遥远好像有联系又没有联系的东西。这样从“空”里产生的,怎么能持久,怎么能扎根?这是道越拉口子越大的裂缝,联系起双方的不再是情感,而是更直接的利益。

《野火》还在继续,龙应台由“士”入“仕”再回“士”,中间也是曲折。文化的人价值在文化,与政治搭上边,人生就此或明或暗地度过,“独善其身”是种奢侈,这就难免引起非议。做官与做读书人差得不是一点儿,搞行政与写文章更是风马牛不相及,虽然行政常常需要“美文”的润色。其根源在于文化本身的独特性。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速成的,那样子这社会上的知识分子还不得泛滥成灾,成天烂到快吐的文化调子一声接着一声。文化,像肉汤,根据不同的品类,需要慢慢煨出来,那汤才能淳,才能香,才足以让人回味无穷。所以,在任“文化部长”的龙应台不轻松,能做的绝大多数是“放放烟火”的事,即便很短暂,但至少让人看到烟火,会惊叹它的美丽,知道它的存在。这能怪她不干实事吗?不能。因为她只是整个机制里的小小一环而已,“蜉蝣撼大树”纯粹痴人说梦,指望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指望一群人,那便要指望他们的思想以及他们化思想为行动的能力,指望一个国家,就要指望这个国家的民众,他们的“民智”,“民德”,上流的人做上流的事,下流的人做下流的事,民与民的差距,最终体现就是国与国的差距,用经济衡量,显然太狭隘。 看到了这样犀利的龙应台,我反而开始怀念那个写《目送》的龙应台,但无论什么样的龙应台,也只是她个人风格的一部分,属于写作,属于生活,没有实实在在接触过的人,是不能以此冠入她全部风格之名,不知道未来的她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也许在“耳顺”的年纪,她会用更好的方式告诉我们,台湾的故事,她的故事。

初次听到龙应台这个名字,还是高一雷灵说起《目送》的时候,那时以为龙应台是个男士,只会写散文,感情细腻到文字戳人心扉,让人落泪。后来一度想看看她的其他书,总是因为各种事耽搁,直到这个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找书,偶然看到她的著作《野火》,名字让我想起了“野火…

初次听到龙应台这个名字,还是高一雷灵说起《目送》的时候,那时以为龙应台是个男士,只会写散文,感情细腻到文字戳人心扉,让人落泪。后来一度想看看她的其他书,总是因为各种事耽搁,直到这个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找书,偶然看到她的著作《野火》,名字让我想起了“野火…

初次听到龙应台这个名字,还是高一雷灵说起《目送》的时候,那时以为龙应台是个男士,只会写散文,感情细腻到文字戳人心扉,让人落泪。后来一度想看看她的其他书,总是因为各种事耽搁,直到这个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找书,偶然看到她的著作《野火》,名字让我想起了“野火…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半命题作文那一次我真半命题作文那一次我真【范文精选】半命题作文那一次我真【专家解析】第一次体验作文第一次体验作文【范文精选】第一次体验作文【专家解析】润物细无声润物细无声【范文精选】润物细无声【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