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保障民生不能慷企业之慨 投稿:汪菟菠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提出政府不要再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交给市场去决定。“政府要改变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政策不能华而不实,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但一些法规使中小企业压力很大,所以,最低工资标准就别再搞了,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最重要。”卢光霖作为国有大企…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又出惊人之语,呼吁政府废除最低工资标准。这是继有些学者提出暂停《劳动法》的执行、暂停带薪休假等建议后,又一个要求停止《劳动法》个别条款的提议。纵观这些建议,尽管针对的条款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金融危机的特别时期,通过压…

译/环球慈善张洪磊我们每天都面临着很多的选择,吃饭、穿衣以及和你希望在一起的人度假等等。也正是这些不同的选择,彰显了我们所关注的重点以及个人的价值观。这样的情况也无一例外地适用于慈善事业。从捐赠资金的多少、资金流向以及受助者,都反映了捐赠者自己的意愿…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提出政府不要再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交给市场去决定。“政府要改变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政策不能华而不实,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但一些法规使中小企业压力很大,所以,最低工资标准就别再搞了,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最重要。”卢光霖作为国有大企业广州地铁前老总、现在白云机场老总,最低工资与他本职工作和个人利益没有多大关系。他能够替中小企业着想,替底层民众着想,真为某些挂着“保障”牌子的衙门脸红。
  如果说拿低工资的工人是受雇群体中的弱势者,中小企业则是雇主群体中的弱势者。他们从来都是相互依存关系,在经济寒冬中更是相互依偎着取暖。最低工资标准既束缚中小企业正常经营,也限制就业弱势者正常谋生。
  中国农村年轻人有学手艺的传统,学徒期间不仅不领报酬,还要交几担谷子给师傅。等到出师,可以自谋生路,也可以跟着师傅当帮工,这时候有工资可领。这种雇佣关系的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它对法律依赖性很小,学徒中途不辞而别,师傅不吃亏。师傅不吃亏,就可以放心传授技艺,学徒受益。
  假如实施最低工资标准,那么年轻人只好交学费上职业学校。职业学校培训的内容是否切实符合雇主要求,对毕业生的技能水平雇主不如师傅那么清楚,必须依赖于职业学校本身的品牌。再则,对于一些用工量大的工种,职业学校才会开课。如今分工越来越细,每家企业都有许多工种,每个工种又不停分化出新的岗位,因此最好的培训就是在实践中边干边学。
  通常企业内部,熟练技工与非熟练工人薪酬相差数倍。最近网上曝光有些建筑民工月薪可达5000元,有的年收入15万。我觉得不奇怪,只是大家平时看低了建筑行业而已。市场经济中,行业本没有贵贱,只是技能高低有差别。技能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学校培训出来的,主要是靠实干中学出来的。在市场化程度高的国家,“干中学”是贫富差距的最主要成因。高级技工薪酬高于教授,高于行政长官,稀松平常。最低工资标准等于堵死“干中学”的入口,把年轻人赶往学校,过高考那座独木桥。
  有人会说,世界上80%的国家有最低工资标准,为什么中国不该有?因为中国属于另外那20%失业救济保障缺失的国家。中国的失业保险是缴了保险费的才有资格领取,没缴过的没有资格。那些想当学徒工而不能的农民,是没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国外最低工资标准是失业救济金的配套措施,防止一些人一边领取失业救济金,一边打黑工。最低工资标准往往低于失业救济金或两者相当,比失业救济金更低报酬的工作还有人做当然不正常。因为失业救济金由政府财政支出,所以,政府制订最低工资标准的时候不会标准过高。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提出政府不要再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交给市场去决定。“政府要改变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政策不能华而不实,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但一些法规使中小企业压力很大,所以,最低工资标准就别再搞了,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最重要。”卢光霖作为国有大企…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提出政府不要再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交给市场去决定。“政府要改变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政策不能华而不实,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但一些法规使中小企业压力很大,所以,最低工资标准就别再搞了,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最重要。”卢光霖作为国有大企…

广东省人大代表卢光霖提出政府不要再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交给市场去决定。“政府要改变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政策不能华而不实,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但一些法规使中小企业压力很大,所以,最低工资标准就别再搞了,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最重要。”卢光霖作为国有大企…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饮酒后驾车的处罚饮酒后驾车的处罚【范文精选】饮酒后驾车的处罚【专家解析】初中毕业给同学的留言初中毕业给同学的留言【范文精选】初中毕业给同学的留言【专家解析】最美教师作文最美教师作文【范文精选】最美教师作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