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卑微的存在也妄图建立自己的秩序 投稿:邱钳钴

我们活过但对生命一无所知我们经过一切但事物依然保持着神秘一扇门在无形的远处砰然关闭霓虹熄灭,在冰冻的窗上,刚刚成型的云彩慢慢蠕动水泼在发呆的雕像上雪地上很干净,还没有什么走过过了一会儿,一只狗狗跑来在几棵杨树和几丛灌木之间以发黄的气味划定了它的范围不…

时间的声音有时候我想着但知道这一刻没有你。……我不确定。你还在在我的怀疑中高大槐树间阳光的回旋曲一簇簇卵形的叶子演奏莫名的凉意。草开始发黄。老人拄着拐杖走着最后的路。我在阴影中做白日梦。有时候我想着并试图感到你当我的心在泥地里打滚。又一次到来的秋天,…

第1章乱世中的儿童形象(1900―1949)本文收集这一时期相关儿童形象的美术作品有18件,6件表现社会中的儿童,9件表现家庭中的儿童,3件表现个体儿童。在这些作品中,表现儿童的悲苦形象的有8件,且集中在社会和家庭儿童题材的作品中,蒋兆和(1904―…

  我们活过但对生命一无所知

  我们经过一切但事物依然保持着神秘
  一扇门在无形的远处砰然关闭
  霓虹熄灭,在冰冻的窗上,刚刚成型的云彩慢慢蠕动
  水泼在发呆的雕像上
  
  雪地上很干净,还没有什么走过
  过了一会儿,一只狗狗跑来
  在几棵杨树和几丛灌木之间
  以发黄的气味划定了它的范围
  不久,将有人的脚印,重复着
  循环的日子,将寒冷继续到
  不可避免之事的发生
  从幽暗的室内浮现出一个时代
  苍白茫然的面孔,在火光
  也不能照亮的深处,从凌乱的书堆中
  倾斜地探出,仿佛溺水者
  被突然惊醒。而雪后
  一个人走上阳台,仿佛
  从混乱而黑暗的历史的客厅
  走上前台,沉思着一片灰色的寂静
  这里没有可以隆起为山丘的东西
  雪抹平了事物的差异,填满了寒冷的
  裂缝,让生锈的自行车膨胀成摩托车
  谁会重新骑上它,把音乐打开
  驶向亮灯的生活?或许
  会有一个暂时停止的片刻
  一个我们能够抓住的地点
  像一具温暖的肉体,从词语的海洋中
  以未来的确定形式,露出水面
  让我们抓住它,攀缘上去
  在这样的海中,每一具肉体
  将是一座座孤岛,把水流以漩涡的形式
  组织在周围,那样,我们莫非已经变成
  歌唱的水妖,诱惑着水手
  蜡封的听力。或许有一个奥德修斯
  直挺挺地经过,带来战争结束的消息
  他的航船满载着死尸和寒冷的兵器
  向落日之外航行,向一个永恒的圆圈中
  消失。会有海鸥跟随他吗
  会有伪装成絮语的女神
  把金色的足尖踏在他褴褛的帆上吗
  惟有回忆,在他被雨麻木的脸旁低语
  让他不时地惊醒。这是在哪里
  脚印不可逆转地通向
  火光熊熊的锅炉房,告诉我们
  这是一座无人看守的城池
  已经被寂静所攻陷,已经被
  幻想涂上了古怪的颜色
  那胡子拉碴的司炉工
  沉睡在炉盖上,血涌向冰冷的炉灰
  而时间涌上苍白僵硬的指尖
  指向一个无人涉足的花园
  栅栏上落满了雪,仿佛蛋糕
  在泡沫中呈现,还来得及
  添加上一个人的名字,爱的名字
  在红色绿色的胶体中
  把祝福凝冻起来。我们可否
  围着它跳舞?在冰冷的厨房中
  在塑料布捆扎起来的冻带鱼旁边
  庆祝着什么。我们可否
  暂时忘记一切在房间外面发生的
  活动,尽管那些活动上面
  撒满了彩色的纸屑,仿佛
  一个游行的队列刚刚走过
  喇叭响着,喇叭里也灌满了雪
  提醒我们,这是在另一次
  这是在另一个地点。我们
  同时在此地和别处
  同时在自身之内和自身之外
  这是否给我们的生存
  带来了另一个永恒的维度
  让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关联
  与上帝的关联,并在肉身尚未发臭之前
  获得拯救。死者幽暗的国度
  在逐渐扩大,侵吞着大陆
  家园,像海洋和沙漠
  既在人世之外,又时刻将它的
  阴影投射在火柴棍的城堡之上
  我们在城堡曲折的石头走廊里
  在复杂的机关和门后面
  寻找着公主,寻找着温暖的垫子
  点燃火把,让它晃动的影子
  和我们被放大成怪物的上半身
  在走廊深处晃动,警告着
  有什么新鲜事即将发生
  而在无人到达过的地下室
  金发的毒龙看守着珍宝
  把爪子寂寞地蜷缩起来
  仿佛一只温顺的家猫
  以便在你逗弄它时不伤害到你
  少女般的手腕。或者在最高的
  四面透风的塔楼里,在沉闷的
  大钟顶上,闪烁着一点微弱的光亮
  仿佛一只蝴蝶奇迹般地在冬天存活
  随着钟声震颤,但并不脱离
  青色的钟的表面,甚至它已经
  渗透进了钟的内部。或许那不是
  蝴蝶,而仅仅是一只发黄的蛾子
  有着茫然、僵硬而突出的眼睛
  接收着我们感觉不到的波动
  从那里俯瞰下去,便是锯齿形的
  城堞,但没有发光的剑守卫
  各个无人的隘口。一支虚无的大军
  在下面休息,倚着碎裂的兵器
  也没有敌人,从田野的中心
  像灌木丛一样涌出,占据了
  所有的水坑,一直蔓延到
  镜头前面,突然一闪而过
  或许把光滑的镜子架在城上
  用反射燃起的熊熊大火
  布满逐渐空旷的田野
  像入秋的农民焚烧残株
  为了让土地再一次肥沃
  以撒下必死的种子
  他们的身影晃动在所有路口
  在黄昏他们若有所思,他们
  穿着旧式的棉袄,有一颗遗留的种子
  在他们粗糙的手心里捂得滚烫
  他们将把它带回家中,把它留在
  同样温暖的土炕上,等待时间
  从炕席的缝隙里抽出嫩绿的叶芽
  仿佛那惟一的希望不在田野上
  而在这脆弱的根芽上。但那是
  什么植物,在烟雾蒙蒙的房间里
  展开它的枝叶,以隔夜的茶水
  和断续的谈话为生,顽强地
  撑开一片绿荫,遮盖住我们贫乏的思想
  我们最终把它移动到
  人迹罕至的某处,如同把风景
  从窗上取下来。它所到之处
  风景必被抹去,被替换和更改
  仿佛命运如此轻易地被驯服
  仿佛我们能坐在下面,在夏天
  和秋天的炎热中,思考不再开花的秘密
  仿佛它是田野的中心,是巨人的酒杯
  盛满了经年不化的雪
  谁会饮下它,饮下这起着泡的贡献
  像火山熔岩一样溢出生活的桌面
  以累累垂垂的筋络表现出牺牲的
  绝对性。是的,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
  不可替换的确定性,知道我们不是
  仅仅在这里,而是同时在别处
  在一扇门后,进行一场无休止的游戏
  并同时意识到它是严肃的,严肃得
  如同我们同时置身其外,从一个适度的距离
  打量我们形成的圆圈。我们就像这样
  在我们自身之外,而他人又在我们之内
  因此我们的时间会增加,会被赋予意义
  尽管我们还不清楚那意义到底是什么
  对游戏的思考使我们立即置身于
  一个花园中,那里的阳光反射着
  冰雪的色彩,在冰淇淋的喷泉中
  鸟鸣和松树的鳞片一同剥落
  回声混淆着所有的感官――
  首先放弃的是视觉,然后触觉
  也变得混乱,惟有耳朵还张开着
  螺旋型的天线,让越陷越深的疼痛
  一直涌向大脑空洞的房间
  伴随着一阵漏斗状的轰鸣
  渗漏到更深处。但这样的时刻
  稀少得如同思想本身,在雪覆盖的林园
  鸟鸣也稀少得和心跳一样
  我们寻找到的不过是松鼠的忙碌
  在树后和草丛中的跳跃
  把空壳撒在小路旁边,或者重新
  捧起它,好奇地看上一看
  它窜到树上,向同样好奇的我们
  撒下一片片雪花,簌簌地
  落人我们的衣领,那冰凉顺着脊骨
  蜿蜒而下,一直到潮湿的转弯处
  它成为又一个思想――我们一边散步
  一边思想,我们把周围可见的一切
  聚拢在身边,形成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
  透明的圆圈,它的边界吸收着一切
  又释放出无形的压力,让周围的事物
  微微改变形状,仿佛潮汐
  从大海恐怖的深处把一些未成型的
  陌生之物带到荒凉的岸边

  我们微微吃惊于不知名的生物
  居然有着那样无辜而嘲弄的眼神
  当我们从它们身边绕过,继续
  向峡角的灯塔漫步。月光
  会把它们重新掩藏在泡沫中吗
  我们返回的时候会再次经过它们
  并认出它们,把它们携带回
  我们已经拥挤的房间,在装满灰尘的
  瓶子里面安置它们,像安置一个
  陌生人送来的礼物,然后把它们遗忘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而从那样的时辰上撕下的一片光亮
  无人会说它是个奇迹,因为已经完成的
  希望,再次将潮湿灌满我们的脚印
  冲动在半空中结束,因而形状怪异
  这预示着所有未完成之物
  将在我们的面容上盘桓片刻
  把遥远的光影游动在发皱的表情中
  仿佛一片浅水,突然被暗潮惊扰
  出现波动的细纹。没人注意到
  我们已经返回最初的开始
  它纯净而冰冷,完好如初
  没有人在我们出发后触摸它
  像触摸雕像的目光,它哄我们
  上床,让我们睡去片刻
  相信热气正在屋顶下聚拢
  我们的血液在秘密的循环中
  将遥远的出生和并不遥远的未来
  接合成一个闭合的线路,它会让火花
  闪耀又闪耀,让彩色的小灯
  依次亮起有熄灭。我们穷其一生
  都试图让开端和终结合而为一
  就像喷泉循环的水流
  不消耗它任何的美和力量
  在金黄色的大厅中
  为尊贵的客人带来凉意
  那是一个无法返回的房间
  但我们已把自己事先锁在了里面
  上升向窥视孔的眼睛,奇怪地
  转动着背光的一面,那在旋转中
  永远不会正面对着我们的黑暗
  喂,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没人回应,电话在黑色的架上震颤
  它是老式的,有拨盘的手势
  模糊地卡在某一个数字里
  在催人入睡的玄思中
  取消了一切行动的欲望
  把实践一种新玩法的冲动
  遏止在羽毛蓬松的枕头下面
  抽泣是微弱的,像消了音的枪声
  在隔壁房间,应声倒下的
  是微笑的雕像。何时我们才能
  结束这厌倦的游戏,何时起身
  向花园里张望,现在它落满了雪
  仿佛回到童年,在游戏终止的瞬间
  突然看见死亡的面孔在空中隐隐出现
  万物各自归家,空空的小巷中
  只留下线条和擦痕,与事物分离的
  痛苦让我们失去表情,等待
  那巨大的无名从我们松弛垂下的手边
  缓漫地通过。它把我们带离我们自身
  带到倾斜的远处,仿佛一个拾垃圾者
  带走我们灰色的碎片。我们如何
  在窥视水面的同时不留下自己的面影
  我们把手心发热的卵石投向这清凉的深处
  惊扰起那影象,我们把祖先用柳条编织的吊桶
  垂下大地,仿佛生活正在前面的院子里
  喧闹地沸腾起一个节日,一个
  我们在其中只需要扮演自身的节日
  然而夏日的光辉不可避免地
  向成熟的谷地倾斜。我们聚拢起
  自己的碎片,粘合成一个形象
  一个没有表隋的艺术品,我们围着它
  庆祝或者哀悼,它高高地超出
  我们的屋顶,代替了烟雾掩藏的天空
  使寒冷的道路交叉在它的胸中
  统治起一片起伏的建筑
  我们回到这些带尖角的阁楼里
  在菱形的窗户里面,向外望着
  期待另一场新雪从天空的搅拌机里
  落下,刷新风景
  我们从眼睛的角落,摸索出破旧的玩偶
  向空中鲜红地挥舞
  然后从对面的窗户中收集夕辉的返照
  在逐渐结冻的河上,驳船
  向城里运送着消息和煤炭
  在被风镂空的铁桥下
  乌鸦逆风飞行,撒下烧焦的影子
  一个无人能返回的故乡
  早已空无一人,一个无人能辨认的时刻
  早已不再是可以无限延长的现在
  如果它是一个裂缝,在刚刚成为的过去
  和即将到来的将来之间
  吞噬着冰川上的探险者
  历史将被取消,历史也不过是
  一张投递给虚无的纸条
  写着因匆忙而无法辨认的符号
  我们将永远滞留在那座冰川上
  等待着直升机,或者冰川融化的时候
  可往往是这样,我们对时间的感觉
  仅仅源于活动的匮乏
  仅仅是厌倦,时间将如蓝色液体
  涌上来填满这裂缝,并将目光
  保存在透明的凝视中,保持着一个方向
  因为所有的方向最终都仅仅是一个方向
  保持在一个紧张的姿势中
  
  但在布满雪地的脚印上面
  徘徊的是命运本身,它的游移
  它的激动,它嗅着浮雕般的足迹
  也嗅着空气,它坚持对一切做出
  合乎规则的解释。缓慢地
  结果出现了,但令人怀疑
  一个温暖光滑的卵,还没有孵化
  我们把它举在阳光下,可以看见
  血液在微弱地循环,进化着
  恐怖的肺叶。尽管无人相信
  但它给我们带来安慰
  和继续下去的权利
  让我们模仿它,模仿不可知的时刻
  期待着视野继续改变
  你就能看见道路越来越宽广
  看见树叶、飞蛾和骷髅在同时舞蹈
  在你的血液中世界开始像黄昏一样无边
  同时又像老式的煤炉一样狭小
  你用左眼看到灰暗的毛衣
  用右眼看到儿童的天真
  布满镜片的房间,连声音也在反射
  一只水晶球举近又举远,树影和面影
  在光滑的表面弯成弧形
  仿佛一支手突然抓住了远物
  并随之流动,将面积不断地重新分配
  但并不超出表面而独立存在
  一支铅笔在鼻梁处标出注意的焦点
  又用无形的橡皮筋
  将双眼和鼻尖组成的三角
  拉到房间外面。金鱼眼的护士
  胡乱拨弄着一个孩子的脑袋
  让它在各个角度发射愤怒的目光
  (停电了,楼梯拐角处燃起了蜡烛
  布置起夜总会的坟墓氛围)
  没有人类的眼睛,事物会自己呈现
  我的左眼模仿了右眼,但在目击时
  总有一个时间差
  在这期间事物的变化,归咎于印象
  部分的重叠,这有点像蒙太奇
  导致白昼也有了多重的影子
  按照房间大小分配的光明
  并不对称于心灵,它迫使窗户
  吐出各种几何形状,小药瓶一般干净的儿童
  进进出出。太阳变得像厚厚的瓶底
  涂上了油彩。一个镜头旋转着伸长脖子
  窥视,幽灵显现在底片上
  颗粒粗糙。有可能混淆的易碎的视觉
  堆积在暗室内,像过期的瓶子
  最好的效果是将骷髅和微笑重叠
  在一起。一个只穿亵衣
  裹白大褂的护士,把你领进黑暗
  她的手冰凉,出着汗。走廊尽头
  一件僵硬的黑色短裤,拒绝阐释
  而楼梯指导你引向光明,落日融化的糖果
  
  我们最好是在这里开始遗忘
  仿佛生活注定如此,许诺给我们
  落叶和思想,像一片秋天的树林
  充满了无名而快乐的动物
  看它们从寂静中涌出
  看它们缓缓穿过我们
  仿佛我们从未存在过
  仿佛我们提前来到了现场
  仿佛我们是一幕伟大戏剧的主角
  但因为迟到而错过了精彩的一幕
  以至我们只能呆呆地看着它们
  在天堂般的缤纷色彩中舞蹈
  过去的经验不再召唤我们
  回到温暖的洞穴,或者
  在逐渐熄灭的火边高声朗诵
  我们不再希望在里面,不再希望
  公正的感觉,有没有可能
  在转身离开的时候,知道
  这就是和实物一样巨大的戏剧
  而且只要那些动物,宁静的猛兽
  为落叶眯起眼睛,你就能
  再次与它们一起生活
  这就是爱所能引导我们
  到达的撒满碎屑的桌边
  在倾斜的田野里,被最为纯真的生命
  所照看,告诉我们
  我们的爱都是模仿的
  渴望被款待,渴望把下颏
  搁在桌面上,也许食物和名声一样
  含有缓慢的毒素,既然没有一个主人
  催促我们,我们得独自决断是去是留

我们活过但对生命一无所知我们经过一切但事物依然保持着神秘一扇门在无形的远处砰然关闭霓虹熄灭,在冰冻的窗上,刚刚成型的云彩慢慢蠕动水泼在发呆的雕像上雪地上很干净,还没有什么走过过了一会儿,一只狗狗跑来在几棵杨树和几丛灌木之间以发黄的气味划定了它的范围不…

我们活过但对生命一无所知我们经过一切但事物依然保持着神秘一扇门在无形的远处砰然关闭霓虹熄灭,在冰冻的窗上,刚刚成型的云彩慢慢蠕动水泼在发呆的雕像上雪地上很干净,还没有什么走过过了一会儿,一只狗狗跑来在几棵杨树和几丛灌木之间以发黄的气味划定了它的范围不…

我们活过但对生命一无所知我们经过一切但事物依然保持着神秘一扇门在无形的远处砰然关闭霓虹熄灭,在冰冻的窗上,刚刚成型的云彩慢慢蠕动水泼在发呆的雕像上雪地上很干净,还没有什么走过过了一会儿,一只狗狗跑来在几棵杨树和几丛灌木之间以发黄的气味划定了它的范围不…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妈妈我想对你说作文妈妈我想对你说作文【范文精选】妈妈我想对你说作文【专家解析】我眼中的文明铜山征文我眼中的文明铜山征文【范文精选】我眼中的文明铜山征文【专家解析】忠犬八公的故事豆瓣忠犬八公的故事豆瓣【范文精选】忠犬八公的故事豆瓣【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