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金庸小说中痴傻疯癫的人物形象地 投稿:夏嚖嚗

摘要:金庸小说以悬念和巧合展开叙事,极力挖掘并描绘人物的情爱世界,极富神奇性与想象力的武功描写、充满喜剧性元素,使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引人入胜。本文试图通过分析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来解读他们在金庸小说中的娱乐性。关键词:娱乐性童真丑角喜剧一、内心的儿…

摘要:传统文化背景下的女性是失语的的女性。小说《为奴隶的母亲》向我们揭示了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女性,是无权决定自己和亲生骨肉的归属。同时女性妻性、母性、人性的抹杀和漠视,使得女性降格为单纯的生育和泄欲的物化工具。使得底层女性处于身体和精神遭受双重奴役和压…

摘要:《孔子家�》是一部以孔子�中心的古代���集,很�的�史�段中被疑���受到�泛��。《四�全��目》曾有论及。��保存了不少古�中的有���,��考�上古�文,校勘先秦典籍,研究孔子�早期儒�有著巨大的文��值。�者以上海涵芬�借江南���藏…

  摘 要:金庸小说以悬念和巧合展开叙事,极力挖掘并描绘人物的情爱世界,极富神奇性与想象力的武功描写、充满喜剧性元素,使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引人入胜。本文试图通过分析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来解读他们在金庸小说中的娱乐性。

  关键词:娱乐性 童真 丑角 喜剧
  一、内心的儿童
  《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 中的老顽童周伯通就是顽童中最典型的代表他生性活泼,喜欢打闹是个爱玩儿的“孩子”,他一出场时就令人感到儿童带给人们的太真无邪的快乐“这人盘膝而坐,满头长发,直垂至地,长眉长须,鼻子嘴巴都被遮掩住了。……那老人哈哈一笑,装个鬼脸,神色甚是滑稽,犹如孩童与人闹着玩一般 ……”在他一出场就与他人不同,像漫画般的人物活脱脱的展现在大家面前。生活中更能体现他的一颗童心他喜欢无拘无束的玩儿,逍遥自在的生活在天地之间,例如《射雕英雄传》“左右互搏”一章中周伯通想要坐大船而不得的描写周伯通突然往地上一坐,乱扯胡子,放声大哭。众人见他如此都是一怔,只有郭靖知道他的脾气,肚里暗暗好笑。周伯通扯了一阵胡子,突然乱翻乱滚,哭叫:“我要坐新船,我要坐新船。”周伯通出现的每个章节,每个情节中都会让人感到轻松愉快,就像与儿童对话,与儿童游戏的过程不必考虑任何其他因素,摒除所有的私心杂念,因为金庸塑造的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孩子,用最纯真的方式来解读他,每次读到他都在武侠世界中找到了一块最轻松最愉快最没有压力的净土。
  二、丑角
  金庸小说中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明显运用了戏曲小说中的塑造“丑”角的塑造方法来塑造人物这类人物。
  《天龙八部》中的南海鳄神“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两眼之下隔了好远,才有个圆圆的朝天鼻子,小眼中光芒四射。他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挺出。身上一件黄袍,长仅及膝,袍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十根手指又尖又长,宛如鸡爪。段誉初见时只觉得此人相貌丑陋,但越看越觉得他五官形相、身材四肢,甚而衣着打扮,尽皆不妥当到了极处。”他的长相、穿着打扮尽皆不妥呢,搭配不当、不伦不类,想想就像是现代给某个名人画的抽象画,只突出了一个字――丑,又隐隐透漏着“恶”,但是想起来,这个小丑似的恶人,滑稽。丑角一般会带来喜剧气氛,是戏剧演呈现出跳跃性的节奏。悲中有喜,喜中有悲,使文章张弛有度。
  看到这样丑角是的人物,自然不会有紧张感,反而会觉得轻松愉快,看看他到底又会吐出什么惊人的“傻”话,做了什么惊人的傻事。他们语出惊人,做事方式都与他人不同,在某一方面过于执着,成了偏激的做事方式。
  三、“含笑的泪”
  “含泪的微笑”是欧亨利创作的风格,是悲剧内涵和戏剧形式的有机结合,"微笑"是其喜剧形式.诙谐的语言,轻松的叙述,巧妙的情节.幽默讽刺甚至玩世不恭的语调,夸张,嘲讽,双关等手法的运用,都让读者忍俊不禁;“含泪”是其悲剧内涵,欧亨利小说轻松的文字背后是内里沉重的现实主义格调,作品多揭示现实的不合理,表现小人物在残酷的社会中承受心灵的创伤,寄寓他们深深的同情微笑是其喜剧形式。
  欧阳锋贯穿了《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的一个重要人物,绰号“西毒”,系“五绝”之一。后因错练《九阴真经》而发疯,最终与“北丐”洪七公比武后油尽灯枯,双双死于华山绝顶上。变疯之后的他给人的愉悦感是坏人做尽坏事,最终得到惩罚的舒畅感,给人的是一种正义得以伸张的快感。
  对于自身人物欧阳锋来说这是悲剧的人生,发疯之后的他找不到自己,并且终日与自己的影子为敌,疯疯癫癫,发疯对他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是悲剧中的喜剧。
  他的结局是恶人中是圆满的结局:和自己相恨相敬的人击掌之后而死,此生应该是别无遗憾了。读者心中也产生了大大的舒畅感。
  四、说学逗唱
  金庸或者有意识无意识的运用了相声中的“说、学、逗、唱”四个要素做了软件,得以引人入胜。同样金庸,特别善于调动人物和场景,不时在叙述过程中甩出一两个令人不禁捧腹的小包袱,用以松弛阅读气氛,调节叙事节奏,使文章有起有伏,有滋有味。
  桃谷六仙是《笑傲江湖》中的搞笑六人组,在他们心意相通,配合默契,穷究歪理,强辩不断,纠缠不清,不仅兄弟间经常辩论,而且能敏锐抓住他人说话时的漏洞和破绽,借题发挥,争论不休,有时几近于胡搅蛮缠。
  例如十五章灌药中令狐冲要桃谷六仙与“黄河老祖”化敌为友,书中这样写道:桃实仙道:“不向他们寻仇生事,那是可以的;说到化敌为友,却是不行,杀了我头也不行。”老头子和祖千秋都哼了一声,心下均想:“我们不过冲着令狐公子的面子,才不来跟你们计较,难道当真怕了你桃谷六仙不成?”令狐冲道:“那为什么?”桃实仙道:“桃谷六仙跟他们黄河老祖本来无怨无仇,根本不是敌人,既非敌人,这‘化敌’便如何化起?所以啊,要结成朋友,倒也不妨,要化敌为友,可无论如何化不来了。”众人一听,都哈哈大笑。
  六胞胎且身具上乘武功,已经很奇,更奇的是,都很天真而不谙世事,他们的言谈举止,行为处事,从来都只是由着自己的个性而自由宣泄,根本不顾及外在的环境和他人的感受。所到之处必然因其所表现出的滑稽与诙谐,而产生太多的笑料。真个乐坏读者,笑破肚皮。
  参考文献:
  [1]金庸.射雕英雄传[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1994.5
  [2]金庸 .笑傲江湖[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1994.5
  [3]金庸.天龙八部[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 1994.5
  作者简介:孟祥月(1987.6-),女,河北高碑店,河北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摘要:金庸小说以悬念和巧合展开叙事,极力挖掘并描绘人物的情爱世界,极富神奇性与想象力的武功描写、充满喜剧性元素,使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引人入胜。本文试图通过分析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来解读他们在金庸小说中的娱乐性。关键词:娱乐性童真丑角喜剧一、内心的儿…

摘要:金庸小说以悬念和巧合展开叙事,极力挖掘并描绘人物的情爱世界,极富神奇性与想象力的武功描写、充满喜剧性元素,使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引人入胜。本文试图通过分析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来解读他们在金庸小说中的娱乐性。关键词:娱乐性童真丑角喜剧一、内心的儿…

摘要:金庸小说以悬念和巧合展开叙事,极力挖掘并描绘人物的情爱世界,极富神奇性与想象力的武功描写、充满喜剧性元素,使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引人入胜。本文试图通过分析痴傻疯癫这类人物形象,来解读他们在金庸小说中的娱乐性。关键词:娱乐性童真丑角喜剧一、内心的儿…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作文我真棒作文我真棒【范文精选】作文我真棒【专家解析】中国古典乐曲中国古典乐曲【范文精选】中国古典乐曲【专家解析】标准化的意义标准化的意义【范文精选】标准化的意义【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