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的“疯癫”与人的精神困境 投稿:廖遝遞

  摘 要:福柯深受尼采的影响,一生都在进行尼采式的探索,对极限体验进行一系列历史探讨,企图寻找原初的不一样的自己。他信奉着“我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我,我何苦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这样的理念在实验他的一生。他是伟大的,他所揭示的人的精神困境一直…

  摘 要:毛泽东的知行统一观是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的理论结晶,是实际工作中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当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现代中医及中医院的发展面临着错综复杂的现状。本文从《实践论》知行统一观视角入手,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原理,分析并展望现代中医及中医院…

  摘 要:王维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对山水景物的描写中融入了禅意禅趣,营造出空明境界和宁静之美。王维山水诗赋予了画意,本文试分析其如何做到“诗中有画”,及对王维山水诗中几个常见意象予以小结。   关键词:王维;山水田园诗;画意   …

  摘 要:福柯深受尼采的影响,一生都在进行尼采式的探索,对极限体验进行一系列历史探讨,企图寻找原初的不一样的自己。他信奉着“我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我,我何苦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这样的理念在实验他的一生。他是伟大的,他所揭示的人的精神困境一直延续到了现代社会,于是引发人们对自我、对自我和社会的关系进行着不断探讨。

  关键词:疯癫;理性;自我
  一、福柯关于审视自己或他人的出发点
  审视,到底是源自他人还是源自自身呢?在这个时代,我们不断在寻找自己,最害怕的就是在市场经济席卷的今天,自己也被这股浪潮席卷的无隐无踪。每个人似乎都不敢将自己定义为“正常人”。按照时间的流向性,对比过去的人们而言,现在的我们在网络里游离,人与人的自然交往属性背上了工业化的印记,并且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灌输,我们自己似乎真的消失了,现在大数据是区分人群的一个符号,也许若干年后,数据成了主导,我们不过是代表数据的符号。从他者以观自己,无疑在诸多的差异性中,没有确切的关于正确性的评判标准。
  米歇尔・福柯,这位法国20世纪的哲学家,他用他特立独行的方式告诉世界,他所要寻觅的真正的自我,是拥有自我的真正的“人”。其实,他之所以那么在乎“自己”,也是因为他在为自己寻找辩护的理由。他是一个同性恋者,同性恋与疯癫的地位相同,世人总会投来异样的眼光,这样的特殊化境遇也成了诱导他进一步研究人的界限、自我的界限这一领域十分关键的因素之一。
  福柯在写《疯癫与文明》的原序时,提到他要开始着手一项伟大的工程,写一部划分性爱与病态的、马拉美说的那种“圣典”似的《性史》。他想为自己正名。然而福柯的《性史》最终没有完成,因为在这个写作过程中,特别是在克莱蒙特的死亡谷进行“极限体验”之后,他说:“我终于明白我的性是怎么回事了……”①这件事让他毁了他几百页论述手淫、乱伦、歇斯底里、性变态和优生学的文章②,他又以尼采的权力意志为出发点,开始论述权力与身体的关系了。
  二、福柯的“疯癫与文明”
  (一)《疯癫与文明》
  《疯癫与文明》一书是他慢慢揭示自我另类面纱的开始。一艘驾驶着被社会所唾弃、排斥在外的边缘人士的愚人船,穿越道德的航线,驶向无人知道的远方。这艘船看似送走的是疯人,而实际上是社会将伤风败俗、放浪形骸者、同性恋者、江湖术士、自杀者、有自由思想者等与其统治所想的圆满结果相背离的人,以被权力意志强烈排斥的方式被扔进了黑暗之中。
  福柯在对疯癫每个时代的内在含义的历史梳理过程中,一直以他所奉行的尼采的权力主义为引子,引出人们对理性与非理性的思考。并且在理性与非理性的相互争执过程中,在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中,形成了福柯式的探寻与批判。福柯揭示给我们的社会中的自视,这本身就是一个谁也逃不掉的问题。
  现世的我们本身就是深陷在一个理性的维度里,社会是按照道德和法律规范建立起来的无形秩序构建起来的。诚然,没有秩序,这个社会将如被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肆意横流的罪恶与混乱将侵蚀一切。可是,面对秩序,我们仍然质疑,秩序中的我们,到底又有多大程度是在做自己,而不是被秩序的洪流牵着走?
  (二)社会关系中审视“疯癫”
  在福柯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人逃不掉社会关系和社会环境。“在人与自己的情感、与时间、与他者的关系都发生了变化的环境里,疯癫有可能发生了,因为在人的生活及发展中,一切都是与自然本性的一种决裂……在一种新秩序中形成了医生所谓的精神错乱。”③这样的说法虽然会让人感到恐慌,但是它确实是一种警醒。行为、思想、情感等等,一旦在进行主体的相互观察中被排斥到“非合群状态”,大概也就被归于“病态”或者“不正常”的范围内了。社会的状态本身就是一个对人改造的状态,这个空间的人也得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成为空间主导权下的一部分。
  福柯曾经说过“可视性是一个陷阱”。他认为这种可视性“既要承担某人在某时所看到的事物的重负,又要承担整个人类可能会想到的什么(只要它能够看见)的重负,真不啻将自己囚禁于某种无所不包的作茧自缚的凝视之中。”④
  如此,社会就是一个大的“可视性的陷阱”。我们在“可视”的范围内参照自己,参照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参照自己与他人的区别,寻找对、错,渴望找到自己。而疯癫则以人对自己所期望的高度自由被拿来与社会平常人对比,探究理性,探究人的价值。福柯则通过对疯癫的历史变化的梳理来完成了。
  (三)疯癫的病理观
  按照福柯对“疯癫”的梳理,18世纪下叶,疯癫在新的秩序中形成了医生所谓的“精神错乱”。它被视为病理性精神疾病对待,随之而来形成了精神分析学。我们发现,到19世纪,疯癫经历了强制性的世界到道德束缚的世界,拘押的世界到悔悟的世界,身体的世界到灵魂的世界。在古典时期,“疯癫”作为大帽子,将社会中所有处于边缘上被排次的人物框了进来,他们被关押、禁闭起来。禁闭的方式则由铁链的紧锁方式向放开铁链关押在圈禁地的方式变化,由束缚向医生的治疗变化,于是疯人就由身体的强制关押转向了道德的洗礼、灵魂的拷问。
  这是理性发展和健全的进程,也是疯癫被理性标准逐渐驾驭的历程。同样,人越想跨越理性束缚,却越发现自己再不经意中被理性安排和控制。这里,又一次贯彻了福柯的权力话语机制。精神病院形成了一个人类社会的缩影,社会的机制内化到了精神病院的管理体系内,疯癫被正式宣告了“被控制、被质押”的含义。正是这种情境的演变状态,福柯更加着重强调了疯癫作为一种自然状态所代表的“悲剧体验”,它不应该在可视的陷阱中被权力大张旗鼓以正义的名义操控。理性统治被他多大程度地放大,他的自我反抗机制就被他膨胀得有多高。
  对于他而言,疯癫被控制了,那我们自身呢?权力意志应该恢复到自己本身,自己操控自己,才能见到黑暗中那个不同于现在的自己。他是如此想超越自己,于是他是如此热衷于自杀,希望能在自杀中体验到自己把握、结束自己生命的快感。这样的快感才让他体会到他自己真正的存在。于是,福柯的一生都是在用权力作为权杖保护自己,保护那孤独而渴望爱的自我。
  小结
  以福柯对人、对自我的剖析来参照我们的社会,现实的社会,它诠释了人的精神困境,可视的大千世界反而像一灌迷魂汤,它让你醉了、晕了,甚至吐了,混论不堪的自己在没有头绪的世界里几乎觉得自己都是虚幻的、漂浮的。反观内心,或许是最好地让自己脚踏实地的方式。福柯用最极端的方式一生都在寻找自己,而我们呢,在理性规范的世界里,本身就是一种习惯性的禁锢,不可能摆脱。阅读福柯,或许可以更好地帮助我们去与自己的内心交流,在审视中,至少还有去寻找自己的勇气和意念。(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文学院)
  注解
  ① [美]詹姆斯�B米勒著,高毅译:《福柯的生死爱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版,第347页
  ② [美]詹姆斯�B米勒著,高毅译:《福柯的生死爱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版,第348页
  ③ [法]米歇尔�B福柯著,刘北城 杨远婴译:《疯癫与文明》,生活�B读书�B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第3版,第203页
  ④ [美]詹姆斯�B米勒著,高毅译:《福柯的生死爱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版,第63~64页
  参考文献
  [1] [法]米歇尔�B福柯著,刘北城 杨远婴译:《疯癫与文明》,生活�B读书�B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第3版。
  [2] [美]詹姆斯�B米勒著,高毅译:《福柯的生死爱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版。
  [3] [美]苏珊 桑塔格:《疾病的隐喻》,程巍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年。

  摘 要:福柯深受尼采的影响,一生都在进行尼采式的探索,对极限体验进行一系列历史探讨,企图寻找原初的不一样的自己。他信奉着“我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我,我何苦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这样的理念在实验他的一生。他是伟大的,他所揭示的人的精神困境一直…

  摘 要:福柯深受尼采的影响,一生都在进行尼采式的探索,对极限体验进行一系列历史探讨,企图寻找原初的不一样的自己。他信奉着“我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我,我何苦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这样的理念在实验他的一生。他是伟大的,他所揭示的人的精神困境一直…

  摘 要:福柯深受尼采的影响,一生都在进行尼采式的探索,对极限体验进行一系列历史探讨,企图寻找原初的不一样的自己。他信奉着“我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我,我何苦要为做现在这个我而受苦受难?”这样的理念在实验他的一生。他是伟大的,他所揭示的人的精神困境一直…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感恩老师的诗歌感恩老师的诗歌【范文精选】感恩老师的诗歌【专家解析】美丽的喀纳斯作文美丽的喀纳斯作文【范文精选】美丽的喀纳斯作文【专家解析】重庆市农村商业银行重庆市农村商业银行【范文精选】重庆市农村商业银行【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