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教师随笔) 投稿:雷瀈瀉

陆波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题记我们在共和国的公路上如乌龟般爬行。我们在铁道部的车厢里如木桩般站立。我们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我们在工厂里加着无休无止的班。我们没有住房。我们没有医保。我们没有任何福利。谁也不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更不用说我们的喜…

活动目的:为了让学生从舒适的寒假生活顺利地过渡到紧张忙碌的学校生活中来,对学生进行日常行为规范教育,行为习惯养成教育、安全教育,让学生能尽快收心,投入到新学期的学习生活中来。活动过程一、导入谈话:寒假生活已经结束了,我们重返校园,又长大了一岁,寒假生…

【活动目标】1.利用课前准备和课堂教学时间,使学生初步了解中国戏曲的有关知识,比如京剧的脸谱知识和各种地方戏的名称、特色等;2.让学生欣赏中国戏曲名段,感受戏曲的魅力;3.积累中国戏曲方面的文化知识,激发学生对中国戏曲的情感。【开栏小语】中国的戏曲,…

陆波

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

——题记

我们在共和国的公路上如乌龟般爬行。

我们在铁道部的车厢里如木桩般站立。

我们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我们在工厂里加着无休无止的班。

我们没有住房。我们没有医保。我们没有任何福利。谁也不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更不用说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们是农民工,我们是临时工,我们有的只是打工仔的身份。

回老家去乡下拜年,几乎每家堂屋的家先上都挂着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大舅家有,大姑爷家也有;二姨娘家有,二奶奶家也有;还有小姑、小姨家--------

这些地图,有些新贴上去不久,有些看起来有好几年了,但是和烟熏火燎几十年的土坯墙相比,依旧有些突兀。几乎是昏暗的土坯墙上唯一鲜亮的事物。

“究竟是怎么回事?”终于,在外婆家,我忍不住问起呆立在地图边的三舅。三舅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用手指指了指,让我自己看。

地图上,沿着邵阳市的山村土路,一些用铅笔画的歪歪扭扭的曲线,慢慢延伸到了四面八方:山西、浙江、上海、北京、新疆、广东-------,最后,复又圈住了一些更小的地名。

看着看着,我忽然明白了,这些地图上连着的地名,都是和我一样的表兄表妹们,外出谋生和打工的地方——

在山西沁水挖煤的是大表兄,远嫁新疆的是二表妹,云南昭通圈着的是三表弟媳妇的娘家,如今,他们两人又双双在浙江塘溪镇打工-------

看着看着,我的心里猛地一酸。有一个圈圈,居然圈在我谋生的浙江苍南!我的这些穷亲戚们,大字不识几个,老家粗糙的方言,也不适合他们表达什么细腻的情感。他们只是把对每一个亲人的牵挂,用一根瓜蔓一样的铅笔线,牢牢地系在地图上。

看着看着,我的眼睛慢慢模糊起来。我的不识字的三舅,年迈的三舅,硬气的三舅,老是自诩我们一大家子凭力气吃饭不使人间肮脏钱的三舅,像一位将军指挥着自己的士兵南征北战、东奔西走——不,他其实更像一只衰老的蜘蛛,闲暇时总是静静地嵌在那里,用无限的温情抚摸着自己用蛛网围城的疆域。

看着看着,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在广东某地,有几个涂得最黑最重的黑圈——这是他最小的女儿,我最漂亮的小表妹,辗转打工的地方——因为讨不到工钱,她已有三年多没有回家------

我没有去更多的亲戚家,但我知道,我的判断不会有什么差错。我是主动失业的公务员,我的表兄妹们是主动失业的农业大军,在历史的潮流中,我们都成了临时的打工仔。仅在我们绥宁县,这个拥有50万人口的贫困大县,每年外出打工的约有15万人。

当地的新民谣这样说:家家屋里老两口,门前拴条大黑狗。十户人家九家空,青年男女他乡走。

我们爬行。我们匍匐。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

一会儿长株潭,一会儿北上广,我们穿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地上。

那一张张中国地图,就算没挂在墙上,也挂在几乎每一个老人的心坎上。

陆波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题记我们在共和国的公路上如乌龟般爬行。我们在铁道部的车厢里如木桩般站立。我们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我们在工厂里加着无休无止的班。我们没有住房。我们没有医保。我们没有任何福利。谁也不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更不用说我们的喜…

陆波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题记我们在共和国的公路上如乌龟般爬行。我们在铁道部的车厢里如木桩般站立。我们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我们在工厂里加着无休无止的班。我们没有住房。我们没有医保。我们没有任何福利。谁也不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更不用说我们的喜…

陆波去年在桐庐,今得广州书。——题记我们在共和国的公路上如乌龟般爬行。我们在铁道部的车厢里如木桩般站立。我们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我们在工厂里加着无休无止的班。我们没有住房。我们没有医保。我们没有任何福利。谁也不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更不用说我们的喜…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