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慨而慷”看“慷慨”构成 投稿:汪懣懤

近半个世纪以来,凡研究汉语词汇者,多举“慷慨”为联绵字例词,说它是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久已成“定论”,从注家注释毛泽东诗句的情况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因注家之释对同“慷慨”相关的问题试予考辨,以见现代“联绵字”理论是非之一二。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

凡涉足语言及汉语研究者,不管其主观上是否意识到,从研究伊始,就面临着语言观的选择。首先要回答:人类语言是同质的,还是异质的?汉语是什么性质的语言?汉语的音义关系是任意的,还是必然的?语言、思维、世界是什么关系?对其中任何一个问题的回答,都代表着一种对…

(2007年2月11日)召集人:林连通主讲人:刘庆俄林连通各位专家教授、各位学者,上午好!“语言文字大论坛”在大家的大力支持下,第1期研讨会开得很成功。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大家都能紧紧围绕着语言和文字的论题进行讨论;另一方面,会风很好,既…

  近半个世纪以来,凡研究汉语词汇者,多举“慷慨”为联绵字例词,说它是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久已成“定论”,从注家注释毛泽东诗句的情况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因注家之释对同“慷慨”相关的问题试予考辨,以见现代“联绵字”理论是非之一二。

  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诗:“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注家释曰:“慨而慷:慷慨一词的拆开和倒用,中间加一‘而’字把音节拖长并增强语气,仍是慷慨激昂之意。”①或释曰:“慨而慷,是双声连绵词‘慷慨’二字的倒装,中加‘而’字,有舒缓的语气。慷慨有二义,一表激昂,一表悲抑。这里用的是积极的含义,暗含着悲壮的意思。”②上引两个本子对“慨而慷”的解释略同。再向前考察,注家所释亦大同小异。而读者要问:曹操《短歌行》中“慨当以慷,忧思难忘”及清张尚瑗《谷梁折诸》中“三复斯言,慨当以慷”的“慨当以慷”,宋赵玉渊《覆瓿集・卷六〈陈月桥庚〉》中的“呜呼!公之风标兮颀而长,公之胆气兮慨而慷”的“慨而慷”,也都是拆“慷慨”而倒用又于中间加“而”字或“当以”吗?看来,注家们所以这样解释,其原因大概有二:一是知道有“慷慨”而不知亦有“慨慷”,二是受“‘慷慨’是双声连绵词(联绵字)因而是双音单纯词”之流行观点的影响。这两个原因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原因二,注家不可能想当然地释为“慨而慷”是“慷慨一词的拆开和倒用”或“是双声连绵词‘慷慨’二字的倒装”。下面试从这两个方面作些考察。
  “慨慷”一词不仅有,而且曾经是个常用词、多义词。例如:晋成公绥《啸赋》:“时幽散而将绝,中矫厉而慨慷。”晋嵇康《双美不易居》诗:“新诗何笃穆,申咏曾慨慷。”梁萧统《昭明太子集・卷二〈七契〉》:“初音,鱼踊余妙,绕梁何止?田文慨慷,刘靖伤心而已哉!”《北史・崔挺传》:“(崔)游事窘,登楼慨慷叹息,乃推小女而杀之,义不为群小所辱。”《太平广记・卷三〈段成式〉》:“交昆之故,永断私情。慨慷所深,力占难尽。”《旧五代史・殷鹏传》:“是以韩非慨慷而著《说难》者,当为此也。”宋苏轼《答乔舍人启》:“议论慨慷,则东汉多殉义之夫;学术浮夸,则西晋无可用之士。”宋郑樵《通志・卷一百六〈王霸〉》:“霸少亦为狱吏,常慨慷不乐吏职。”宋刘�《和杨十七伤苏子美》诗:“穷途诗语尤慨慷,暮年笔法加豪逞。”宋徐铉《咏史》诗:“眇然千载下,慨慷有余悲。”这类例子举不胜举,可知“慨慷”本是一个比较常用的词。说它是多义词,从上举例中已不难看出。例如,上举成公绥、苏轼、刘�笔下的“慨慷”当释为“情绪激昂;激昂”,是其本义;嵇康、萧统、段成式笔下的“慨慷”当释为“感叹;感慨”,是其引申义;《崔挺传》、《殷鹏传》、《通志》里的“慨慷”当释为“愤懑”,也是其引申义;而徐铉诗里的“慨慷”也许应该另立义项。这充分证明“慨慷”是一个多义词。
  “慨慷”与“慷慨”的本义均为“情绪激昂”,且第一引申义均为“感慨;感叹”。如《汉语大词典》释“慷慨”列出了四个义项:①情绪激昂。②性格豪爽。③感叹。④大方;不吝啬。(根据词义的发展规律,其序次应是:①情绪激昂。②感叹。③性格豪爽。④大方;不吝啬。)释“慨慷”列出了两个义项:①感慨。②情绪激昂。(同理,其序次应是:①情绪激昂。②感慨。)虽不免挂漏,但若调正义序,其释大致反映了“慷(�)慨”“慨慷”原是同素异序同义词的基本情况。另外,在词汇发展史上,同义语素联用构成的合成词,不乏经过同素异序同义阶段者。③这也提示我们:“慨慷”“慷慨”都是联合型合成词,且原是同素异序同义词。至于有人以部分联绵字上下字可互易附会“联绵字―双音单纯词”说,则不免南辕北辙。这个问题已有文讨论,不再重复。
  再具体考察,可知“慷慨”确为联合型合成词。“慷慨”古作“�慨”,如涵芬楼影印宋黄善夫《史记》本《项羽本纪》:“于是项王乃悲歌�慨。”句中“�慨”存古。“慷”至《玉篇》始收,是个后出的“俗字”,本字为“�”,《说文解字》有“�”字而无“慷”字。大徐本《说文》:“�,慨也。从心亢声。一曰:‘《易》:�龙有悔’。”④徐铉曰:“今俗别作‘慷’,非是。”直至清代,桂馥《说文解字义证》、王筠《说文句读》、王玉树《说文拈字》等均持这一观点。慨,《说文》:“�慨,壮士不得志也。”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按:义与‘慷’略同。”“�/慷”“慨”是同义词。后世语文词典如《汉语大词典》及旧版《辞海》、台湾三民书局版《大辞典》等都大致保持了这样的解释,可参看。对照上文所释“慨慷”及“慷慨”之义,可以清楚地看到由“�/慷”“慨”双声转注而成的“慨慷”“�(慷)慨”与“�/慷”“慨”的固有义近同,可知“慨慷”“慷慨”是联合型合成词。
  不仅《说文》等字词典单释“�”“慨”,在现存文献中,“�”“慨”也表现出自由语素的特点,即它们均常单用,亦常作为词根语素参与构词。�,其单用者如汉扬雄《法言・渊骞》:“未信而分疑,�辞免�,几矣哉。”句中“�”即“激昂”之意,与“�/慷慨”的含义一致。晋常璩《华阳国志》卷八:“(李特)怠�无备,殆天亡特之秋也。”清惠栋《周易述》卷一:“上九:‘�龙有悔。’注:‘穷高曰:�阳极于上,当下之坤,三失位,无应,穷不知变,故有悔。’”此二例中的“�”都是“高傲”的意思,用了“�”的引申义。由“�/慷”组成的复合词如�爽/慷爽、�直/慷直、�忾/慷忾、�概/慷概、�达/慷达、�恺/慷恺、慨�/慨慷、疏�/疏慷、慷惋、慷喟等。其中有的词甚至产生得很早。如“�忾”,魏文帝《蒋济复为东中郎将诏》:“卿兼资文武,志节�忾。”句中“�忾”已近1800年了。可见,“�(慷)”既常单用,又常作为词根参与构词,无疑本为自由语素。然而,有一种十分流行的观点认为,一个双音词,只有其上下字都能替换,才是由两个语素构成的合成词,否则就是单纯词。如“慷慨”,现代人只能说“慨―”或“―慨”,如慨切、慨叹、感慨、愤慨等,而不能说“慷―”“―慷”(“慷喟”“疏慷”等只见于古代书面语,今人多不知),故“慷慨”是单纯词。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替代法。其实,它不过是帮助创说者臆断史事的一种障眼法。用这种方法分析语素,早被人讥为“有闲人的智力游戏”,说到底是研究方法决定研究内容的悖谬。如“�―”与“慷―”本是同一个词,而“慷”在现代人眼里不是一个语素,所以某些词写作�爽、�直、�忾、�概、慨�、�达、�恺、疏�时是合成词,而写作慷爽、慷直、慷忾、慷概、慨慷、慷达、慷恺、疏慷时却只能判作单纯词。否则,“慷慨”是单纯词,“慷爽”等为什么不是单纯词?对此,持说者常拿“历史发展的眼光”推来挡去,其不知,那是与历史发展的眼光沾不上边的。这个问题将另文讨论。
  慨,其单用者如《礼记・檀弓下》:“既葬,慨焉若不及其反而息。”《史记・游侠列传》:“(郭)解少时阴贼,慨不快意,身所杀甚众。”《世说新语・言语》:“温(峤)忠慨深烈,言与泗俱,丞相亦与之对泣。”由“慨”组成的复合词如慨直、慨切、慨念、慨恨、慨息、慨爽、慨怅、慨喟、慨然、慨惜、慨伤、慨慕、慨叹、慨诺、慨忆、慨懑、慨惋、寄慨、永慨、浩慨、欣慨、感慨、悲慨、惋慨、忧慨、愤慨等。其中有的词产生得更早。如“慨然”早在《荀子・宥坐》中就用过,“感慨”于《史记・季布栾布列传论》中已经用过,它们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然则“慨”常单用,常作为词根参与构词,亦为自由语素。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有�爽/慷爽、�直/慷直、慷喟、慷惋,亦有慨爽、慨直、慨喟、慨惋,它们�爽/慷爽与慨爽、�直/慷直与慨直、慷喟与慨喟、慷惋与慨惋,两两同义,也可证明“�,慨也”之释不误,“�/慷”“慨”同义,均非无义成分。至今,方言中仍不乏用“慷”“慨”构成的合成词。如《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合订本卷五收了徐州方言里早从明代就频用的“慨允“,释曰:“慨然应允。”也收了忻州方言里的“慷快”,释曰:“痛快,利索。”这也不失“慷”“慨”本非无义成分之证。
  既然“慨”“�/慷”同义,且均单用,均作词根广泛参与构词,由它们联合构成的“慨慷”“慷慨”又与它们的固有义一致,因而“慨慷”“慷慨”一定是合成词,绝非单纯词。
  那么,怎样解释学者所谓古以“一种特殊的构词法”创造出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慷慨”之说呢?其实,“一种特殊的构词法”之说,不过是间接受了清王筠臆见影响的产物⑤,至今没有谁提出服人的依据。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构成联合型合成词的两个语素大多有同义、近义、类义或反义关系,而具有同义、近义、类义或反义关系者在语源上多有联系;严学窘早就说过,有着同一语源的两个字大多有双声、叠韵关系⑥。因此,从理论上说,一些不经深入考察不容易判断其语素构成情况但上下字有语音联系(亦即或双声,或叠韵,或双声兼叠韵)的联绵字有可能就是联合型合成词。(若是单纯词,则必然是由摹声或音译而来,但那要归入摹声法和音译法,而与“一种特殊的构词法”无涉)再看语用实践。首先,据我们考察,凡被今人认作单纯词的“联绵字”,主要出自西周至六朝千几百年间的诗歌、辞赋或骈文中,殷商甲骨文、金文中没有,而殷商时代的甲骨文、金文中已经有偏正、联合及动宾等复合构词法,并且至迟到周初汉语里已用派生法构词,而既有复合法构词之利又有派生法构词之便的语言里,是不可能再创新法以构造没有可论证性的“词语”的。实际上,那些被认作单纯词的“联绵字”多是这期间的诗人、辞赋家或骈文作家为收到绵联叠复之声律美的艺术效果,而将两个同义语素、近义语素联用的结果。⑦其次,有时语言使用者出于表意准确的需要或出于满足标准音步双音节实施的需要,而联用近义语素,从而也可能创造出一些双声合成词、叠韵合成词或双声兼叠韵合成词。再次,有时出于表达新概念的需要,语言使用者联用类义或反义语素,从而构成少量双声合成词、叠韵合成词或双声兼叠韵合成词。由这些途径产生的“联绵字”,起初合成词的身份是十分明确的。但随着岁月的迁延,两个语素本来的意思不被语言社会单用了;特别到了现代,一般人不进行考证已不知其义了,两个语素间的结构关系在一般现代人眼里不清晰了,就被受现代语言学思想方法影响的人误判为单纯词了。然而,由此而来的词上下音节间虽有双声或叠韵或双声兼叠韵关系,但实是用复合法造出的合成词,而不是用其他什么“法”创造的单纯词。可以肯定,汉语里压根儿就不曾有同时也不会有学者所臆想的“一种特殊的构词法”。⑧这是因为,可理解性是话语的本质特点,由此而来,可论证性是语言的生命,汉语也不例外。
  综上所述,“慷(�)”“慨”同义,都曾是自由语素。由它们构成的“慨慷”“慷(�)慨”均与它们的固有义近同,表明“慨慷”“慷(�)慨”原是一对同素异序同义词,因而同是联合型合成词,没有哪个是单纯词。“慷慨”上下字间的双声关系,参照其同义特点,应是二字同源所致。
  顺便说一句,上引毛泽东“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二句,意思是说:南京城今日胜过昔日,天翻地覆,群情激昂。这里的“慨而慷”以释曰“(群情)激昂”为优。
  
  本文系浙江省社会科学联合会项目“现代‘联绵字’理论证伪”(06N92)中一个例子,今整理成文发表。
  
  注释
  ①漳流水、宇�《毛泽东诗词54首(新注释本)》53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
  ②李晓琳、唐名刚《毛泽东诗词鉴赏》155页,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
  ③参郑奠《古汉语中字序对换的双音词》(《中国语文》1964年第6期)、曹先擢《并列式同素异序同义词》(《中国语文》1979第6期)
  ④本作“亢”。“亢”“�”是古今字。“亢”本根词,“�”分“亢”之一义;“慷”本俗字,又代“�”而夺正。其历史线索清晰,一路上溯,可知“慷”字非无义。
  ⑤论者常认定现代“联绵字”理论来自方以智和王念孙,是未审方、王之说。方以智《通雅・卷六〈释诂〉》对“� 语”有说解,并于其后三卷书中共辑录“�语”355组,其中复合词至少213组,派生词34组,两类合成词共247组,约占全部“�语”的69.58%。王念孙《读书杂志・汉书第十六》对“连语”有说解,并列举了23条“连语”加以证明,照他的分析,这23条“连语”无一例外都是合成词。这里讲“间接”,是因为从王筠之说到现代“联绵字”理论之间还有马建忠及后来部分学者的继承和发挥。王筠臆见与现代“联绵字”理论的关系,我们已在“第八届全国古代汉语学术研讨会”(2006年9月22~23日:红河学院)会议论文中讨论。
  ⑥严学窘《论汉语同族词内部曲折的变换模式》,《中国语文》1979年第2期
  ⑦⑧沈怀兴《双声叠韵构词法说辨正》,《汉字文化》2004年第1期
  (通讯地址:315211 宁波大学中文系)

近半个世纪以来,凡研究汉语词汇者,多举“慷慨”为联绵字例词,说它是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久已成“定论”,从注家注释毛泽东诗句的情况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因注家之释对同“慷慨”相关的问题试予考辨,以见现代“联绵字”理论是非之一二。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

近半个世纪以来,凡研究汉语词汇者,多举“慷慨”为联绵字例词,说它是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久已成“定论”,从注家注释毛泽东诗句的情况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因注家之释对同“慷慨”相关的问题试予考辨,以见现代“联绵字”理论是非之一二。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

近半个世纪以来,凡研究汉语词汇者,多举“慷慨”为联绵字例词,说它是双声联绵字、双音单纯词。此久已成“定论”,从注家注释毛泽东诗句的情况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因注家之释对同“慷慨”相关的问题试予考辨,以见现代“联绵字”理论是非之一二。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小学二年级上册语文小学二年级上册语文【范文精选】小学二年级上册语文【专家解析】郑人避暑翻译郑人避暑翻译【范文精选】郑人避暑翻译【专家解析】城市文明手抄报城市文明手抄报【范文精选】城市文明手抄报【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