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一滴水张平作文 投稿:方宬宭

手握一滴水张萍坐在电脑前,有一种知足的温煦淡淡的掠过,那些灵动的,比平淡更平淡,比幸福更幸福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往事在我的键盘下流泻……(一)那一年,我12岁,没能考上初中。我从小生活在孝儿山村。在我至情至性的山野童年时光里,我从未做过一次老师布置的家…

2012年《学校管理》期末复习资料一、单项选择1.学校组织机构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AA.授权、监督和协调 B.妥善安排人事 C.掌管后勤事务 D.统一指挥全校工作2.学校管理学科产生于何时? DA.2000多年前《学记》的问世 B.夸美纽斯《大教学论…

民 事 判 决 书 (2007)沈皇民一合初字第319号 原告姚桂香,女,1963年6月29日出生,汉族,沈阳市中亚成套开关厂工人,住址沈阳市皇姑区步云山路26巷30号3—2—3。被告沈阳市中亚成套开关厂,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47—1号。投资人李…

手握一滴水

张萍

坐在电脑前,有一种知足的温煦淡淡的掠过,那些灵动的,比平淡更平淡,比幸福更幸福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往事在我的键盘下流泻……

(一)

那一年,我12岁,没能考上初中。

我从小生活在孝儿山村。在我至情至性的山野童年时光里,我从未做过一次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天天上学,都会制造让爸爸给别人陪几块玻璃的机会。

虽然我畅快的亲近自然草木,舒心的聆听风声雪声虫声。我如饥似渴的读过许多课堂内容之外的书,但终究还是没有考上初中。因为考试不相信“风花雪月”。

后来,我还是如愿的上了爸爸学校的初中。于是,我心生得意,原来考试“不相信分数”。

于是,我继续“侣鱼虾,友麋鹿”,游走文字,与日月山川、鸟兽虫鱼对话,俯仰天地,读花问蝶,徜徉在自然博大广袤的胸怀里,不屑于学校的教育。

于是,大多数老师都用头疼的眼光看着我,于是,我被经常用膝盖试试讲台的硬度。于是,我几乎每天都“大大气气”的跪在讲台上听课,因为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瞬间,整间教室的气氛都由我来调控!我,依然如故。

直到有一天。

极具才华却很个性的政治周宗华老师在我交的空白作业本上写下了一段话:“你是一个有神性和诗性的灵气孩子。不管你交多少次空白的作业本,我都坚信你今后人生的成就……”

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了这“成就”两字,我付出多少辛苦都无怨无悔! 从此,我不再交一个空白作业本。所有老师同学突然对我刮目相看!!各种奖项并不构成我的好运,我的好运来自于广袤的自然胸怀中,我那广泛的阅读,自由的灵魂……

滴水之爱给予了我一片天籁,给予了我一片烛火。

滴水之爱在我人之初的精神成长阶段,于我的心灵深处铺就了厚厚的阳光底色。

在游走文字, 心灵羽翼日渐丰满,突破自我,飞越腾升的日子里,我告别了自己烂漫的童年时光,告别了丰富的少年时光。

于是,背起行囊,告别家乡,踏上追寻梦想的旅程!

八、九十年代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和浪漫情怀的时代。

八十年代,虽然物质生活贫乏但是我们的精神食粮丰富得近乎奢侈,我们享受着真正的文学大餐,当代文学有那么多优秀的期刊:《收获》《当代》《十月》《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诗刊》„„

文字让我的心灵贴近岁月苍生。我在文字里感受岁月的轮转,春风秋雨,草木葱茏。我在别人的人生里照见自己,在别人的生命里进行着自己生命的彩排。我学会了悲天悯人,学会了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关注生命,关注尊严。

我在文字里看见了那些在满是苍蝇的厨房里喝玉米粥的人们,我在文字里看见了那些长年卧在没有炕席的土炕上的佝偻的老人,我在文字里看见了那些衣衫褴褛带着一丝不挂的弟弟妹妹到处疯跑的哥哥姐姐。

我在文字里看见过一个粗暴的丈夫痛打他贤惠老实的妻子,我在文字里看见过为了一份财礼那个英俊的民兵连长只好独身一人。因为他们家负债累累,老母

亲得了严重的肺病无钱医治,弟弟妹妹一大串,活下去的粮都没有,就更不用说财礼了。

我在文字里看见一个王姓的家里,一连生了九个女儿,个个如花似玉,仙女一般,可是个个红颜薄命,因为着某些“权贵”的觊觎。

我青年的心中有着一缕缕挥之不去的哀伤,为这厚道的农民,为这朴实的农民,为这苦难的农民,为这悲惨的农民„„

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对农民的注视使我心生悲悯,懂得什么是天下苍生,皇天后土。田间地头有最热辣最直白的情话,桑间濮上有民族最古老的根。

“草根情结”给我的精神打上了终身的烙印。

今天,有人说,我的语文教学很时尚,我摇摇头不以为然。我脚踏在黄土地上,生过根发过芽。我的语文课有温度,有热度,那就是爱,对生活的爱,对生命的爱。时尚是镜花水月而已,和我不搭调。

人生永远是一场聚了散了的大戏,童年、青年这幅画永不褪色,不知不觉我已人到中年……

想念当年的老师,想念老师那段温润的话语。于是我做了教师。

爱如一滴水,当年老师手握一滴水,便握住了我的整个世界。

……

(二)

那一年他16岁,高一的时光里。

他站在我的办公室门口,几次举起手敲门,几次又因为缺乏勇气而作罢,犹豫不决的脸上写满了忧郁。我搂着这个孩子的肩膀把他拽进了屋里。

他站在那里,支吾道:“老师,我想和你谈谈……”他看起来那么瘦小,那么无助。

他近来总是做同样的梦:从高高的六层楼上坠落,血肉模糊。然后惊醒,再也不敢睡了。爸爸妈妈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开工厂,无暇顾及他,他无比的孤独无助,怕天黑,怕梦魇,以致于怕睡眠。他就要崩溃了!好几次,他站在自家六层楼的阳台上向下看,真担心自己像片羽毛像重复了千万次可怕的梦境那样:飘落,碎裂。

他不想和爸爸妈妈说起这件事,他们太忙,赚钱太辛苦。

他和妈妈的交流也仅限于:“你最近咋样?”“还好!”“学习怎么样?”“还行吧„„”“一顿三餐要吃饱吃好!”“好的。”“钱不够跟妈妈说,我给你寄。”“嗯。”“爸爸妈妈都是为了你,你一定要争气!”“嗯。”

他的眼泪无声地流下,他不能跟妈妈讲述他的噩梦,妈妈的确很不容易。他的学习一落千丈,这个梦纠缠着他,他这一次在班级考了一个倒数第一,不久就要过年了,爸爸妈妈一定会回来与他团聚的,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们。

看着他的眼睛里与年龄不相仿的忧郁,我泪落潸然:“不怕,老师的电话24小时为你开机,你什么时候害怕都可以拨我电话,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出现在你身边……”

他不再支吾,敞开胸怀讲述了自己这个梦魇的开始……

初二的时候,他们班那个慈祥仁爱的班主任退休了,初三开始,换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这个年轻的女教师也许是还没做妈妈的缘故,长得很美,内心却就有那么一股冷酷与无情,喜欢体罚学生。

有一次,他值日擦洗地板,没有擦干净,那个冷酷的美女老师就让他脱了袜子和鞋子站在水泥地上。那是寒冬,冰凉刺骨,他还要屈辱地拎着自己的鞋子和

袜子,整整两节课,他几乎晕倒。之后,他大病了一场,之后,他变得更加胆怯却从未对妈妈说起。再之后,他就开始纠缠在这个梦魇里……

我告诉它,咱们不用别人的过错来折磨自己,相信那个老师也会成长。你走过的这段经历有一天也会沉淀为生命的财富。看看眼前的老张,初中三年都是从讲台上跪着过来的,不也照样可以在今天有底气的站在讲台上?

十六岁的男孩,看着我,脸上绽开笑颜。也许不相信明媚的老张有如此“不堪”的过往。

那一夜他破天荒地没再做那个噩梦。

就这样,他平稳地度过了高中的时光,走向他的大学,开始他阳光灿烂的生活……

收到来信:“亲爱的老张,永远记得您在我需要的时候俯下身子拉我的一把,让我闯过人生最初波涛中的暗礁,感谢您用爱守护,对我不离不弃。”

收到来信:“亲爱的老张啊,谢谢你带我走过那段我精神上苦难的岁月。你有澄澈的光,你有朴素的美,你骨骼里负着长久的祷告,脸上却笑而不语。谢谢你让我知道那是因为时间是精确的过滤器,她让经历过的人,更专注,更睿智。谢谢你曾让我真切的体会每一笔板书都是力道,每一篇文字都真实。质朴的身后,是你那流动着的、从不曾被时间抹去的青春。”

……

将情比情,便念深情;将人比人,便作天人。将心比心,便是佛心。 爱能生爱,灵魂能塑造灵魂。用生命爱着生命,用灵魂塑造灵魂。

爱如一滴水,手握一滴水,我握住了孩子的整个世界。我也因此拥有了整个世界。

(三)

一个人,当他的灵魂被烙上了时代深深的烙印,那他是有内容的幸福人。 每次刚刚接高一的语文,我都很惊心,也很痛心,因为孩子们的语文世界是一片荒芜。

他们不是踏浪而来,他们也不是乘风而来,而是“做着语文题”长大而来。 一个文学常识的常识,全班茫然;错字连篇;一段短短的古诗背了许多遍还是磕磕绊绊;作文词不达意,严重地模式化„„

我面临着孩子们几近衰弱的语文体质;我面临着家长的思维惯性和价值取向;我面临着数理化的扩张强压;我面临着学校的考评标准……

爱如一滴水,我手握一滴水,就要让孩子们热爱语文。

语文不是神药,我也不是神医,但是至少可以让孩子们的心灵丰盈一点,让孩子们的生命饱满一些,至少可以让孩子们与经典相遇,与人类美丽的情感哪怕是美丽的哀愁共感,哪怕是惊鸿一瞥,也可以定格在他们生命的底片上。

我的语文不仅让他们的高考生辉,更重要的是足以让他们的人生生辉。 让他们的目光投向更高远的未来和人生。明白语文会给的是终极关怀,而不仅仅是一纸成绩!

“我来过,我爱过,我失去”应是每个人的墓志铭!

花开用尽整个生命,丝毫没有屈从和俯就,盛放成宗教般的宁静…… 于是——

爱如一滴水,手握一滴水,便握住了整个世界。

手握一滴水张萍坐在电脑前,有一种知足的温煦淡淡的掠过,那些灵动的,比平淡更平淡,比幸福更幸福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往事在我的键盘下流泻……(一)那一年,我12岁,没能考上初中。我从小生活在孝儿山村。在我至情至性的山野童年时光里,我从未做过一次老师布置的家…

手握一滴水张萍坐在电脑前,有一种知足的温煦淡淡的掠过,那些灵动的,比平淡更平淡,比幸福更幸福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往事在我的键盘下流泻……(一)那一年,我12岁,没能考上初中。我从小生活在孝儿山村。在我至情至性的山野童年时光里,我从未做过一次老师布置的家…

手握一滴水张萍坐在电脑前,有一种知足的温煦淡淡的掠过,那些灵动的,比平淡更平淡,比幸福更幸福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往事在我的键盘下流泻……(一)那一年,我12岁,没能考上初中。我从小生活在孝儿山村。在我至情至性的山野童年时光里,我从未做过一次老师布置的家…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你幸福我快乐作文你幸福我快乐作文【范文精选】你幸福我快乐作文【专家解析】垃圾不落地校园更美丽垃圾不落地校园更美丽【范文精选】垃圾不落地校园更美丽【专家解析】终南别业原文及翻译终南别业原文及翻译【范文精选】终南别业原文及翻译【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