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乡长的慷慨 投稿:周厡厢

胡乡长上任的第七天,便遭遇了一件事。一个自称是他表叔的人,找上门来,一口一个大侄子,把胡乡长弄懵了。胡乡长试探地问:“你是……”“我是你表叔哇,黑瞎沟的。”来人也不客气,捞过―把椅子,在胡乡长对面坐了下来。“表叔?我怎么没听说过?”胡乡长努力地搜索着…

楼下的小店,只有老板和一个傻子。因为我一个人住,常懒得做饭,便常常到楼下吃饭。我一直以为,那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傻子是老板的亲戚。否则,谁会雇一个傻子?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傻子是老板的朋友推荐的,叫小勇。小勇小时候得过脑膜炎,读过几年书,但一直读的是一年…

那时我才到学院的网络教室上班不久。机房里的一台电脑主机坏了,因学院是联想公司多年的客户,公司派出―名售后服务员上门调查维修。看上去很精干的一个小伙子,简单问了情况后,就动手检查电脑。只用了几分钟。他就找出了原因:“由于操作不当引起的主板线路短路被烧。…

胡乡长上任的第七天,便遭遇了一件事。   一个自称是他表叔的人,找上门来,一口一个大侄子,把胡乡长弄懵了。   胡乡长试探地问:“你是……”   “我是你表叔哇,黑瞎沟的。”来人也不客气,捞过―把椅子,在胡乡长对面坐了下来。   “表叔?我怎么没听说过?”胡乡长努力地搜索着记忆。   来人抓起胡乡长的茶杯,咕咚咕咚一口气把杯里的水喝个精光。一抹下巴,说:“你忘了?你在县里当秘书时,我就找过你呀!”   胡乡长:“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来人亢奋地说:“你这操蛋记性。记得不,那年夏天你在办公室和那个女秘书在一起……”   胡乡长一把捂住来人的嘴,起身带上门,然后回到座位上,狐疑地看着他。心想:难道我和秘书的事他知道?胡乡长想了很多很多,他凭多年的经验断定此人肯定大有来头。就问:“你还知道什么?”   来人突然神秘兮兮地说:“我还知道,你给县长送去这么厚一沓子……”   胡乡长的心里一抖,双腿就软了下来,急忙拦住他:“表叔,啥也别说了,有事咱们到里屋谈。”   胡乡长起身拉着来人进了套间,关上门,坐进沙发上:“你有啥要求说吧!”   来人两眼直勾勾地瞅着胡乡长的脸:“我想当干部!”   胡乡长愣怔了一下:“当干部,当啥干部?”   来人发狠地说:“能管住办公室王主任就行,你瞅他猖狂样!”   “这……”胡乡长为难地瞅着来人,“这个……恐怕……”   “别磨叽,到底行不行?”来人情绪有些激动。   胡乡长说:“这个事难度太大,涉及面很广,需要时间,你看能不能把这事先放一放,别着急,一有机会。我一定安排。”   来人不屑地说:“你得给我个准话,我来一趟不容易。”   胡乡长笑呵呵地说:“你得给我时间呐,表叔。”   来人有些愠怒:“你支我?拿我豆包不当干粮?”   胡乡长:“不是,安排干部需县组织部门同意,逐级上报,人家得来考察,总之,是个挺麻烦的事。”   来人情绪平缓下来:“那行,那你得当个事。”   胡乡长:“没问题。这样,我先给你拿点钱。你先回去,过两天我去黑瞎沟看你去。”   来人接过钱,跳了起来,振臂呼喊着:“我有钱了!”   胡乡长又一次捂住来人的嘴:“表叔,这门亲我认了。以后,有事吱声,揣好,回家吧:”来人乖巧地答应着,走出了胡乡长办公室。   此时的胡乡长陷入了极度的沉思之中,他觉得在他的脑海深处对这个人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他受人指使?那么指使他的人是谁呢?   “你在办公室和那个女秘书在一起……你给县长送去这么厚一沓子……”胡乡长想,这两件事可以说天知、地知、女秘书知、县长知,他怎么会知道?他说是我和女秘书在一起到底是干那事还是写材料?给县长送去这么厚一沓子钱还是文件?胡乡长后悔没让他说完,不该拦他的话。   胡乡长侧歪在靠椅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他点燃了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胡乡长从思索中拉回。   胡乡长正襟危坐:“请进!”   门被打开了,办公室王主任拽着那个来人进来了。   胡乡长一怔:“这是干什么?”   王主任:“胡乡长。这小子是黑瞎沟的。这个疯子,跑食堂里偷了一桶豆油,让我给抓住了。咋处理?”   “什么,疯子?他是疯子?”胡乡长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大侄子。别听他瞎说,我没疯,真的没疯!”来人挣扎着。   “这小子十天半月就犯一回,一犯病就来闹乡政府,逮谁管谁叫侄子。”王主任说。   胡乡长如释重负:“算了,一个病人,跟他计较什么?”   来人一推王主任:“放开我!”   王主任:“你消停点!”   来人很威风:“大侄子,你得修理修理他。小人得志,太猖狂了!”   胡乡长从内心深处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摆摆手:“算了算了,一个病人。刚才他说有病,我还给他500元钱哩。”   来人听后,急忙掏出钱,说:“这是乡长给的,乡长给我钱了。”   王主任无奈地说:“走吧!”   来人手里举着钱,一边走,一边嚷着:“乡长给我钱了,乡长给我钱了!’'   从此,胡乡长慷慨解裳助人为乐的行为,一时传为佳话。

胡乡长上任的第七天,便遭遇了一件事。一个自称是他表叔的人,找上门来,一口一个大侄子,把胡乡长弄懵了。胡乡长试探地问:“你是……”“我是你表叔哇,黑瞎沟的。”来人也不客气,捞过―把椅子,在胡乡长对面坐了下来。“表叔?我怎么没听说过?”胡乡长努力地搜索着…

胡乡长上任的第七天,便遭遇了一件事。一个自称是他表叔的人,找上门来,一口一个大侄子,把胡乡长弄懵了。胡乡长试探地问:“你是……”“我是你表叔哇,黑瞎沟的。”来人也不客气,捞过―把椅子,在胡乡长对面坐了下来。“表叔?我怎么没听说过?”胡乡长努力地搜索着…

胡乡长上任的第七天,便遭遇了一件事。一个自称是他表叔的人,找上门来,一口一个大侄子,把胡乡长弄懵了。胡乡长试探地问:“你是……”“我是你表叔哇,黑瞎沟的。”来人也不客气,捞过―把椅子,在胡乡长对面坐了下来。“表叔?我怎么没听说过?”胡乡长努力地搜索着…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小学生冬季安全儿歌小学生冬季安全儿歌【范文精选】小学生冬季安全儿歌【专家解析】学习羽毛球的心得体会学习羽毛球的心得体会【范文精选】学习羽毛球的心得体会【专家解析】安全生产年安全生产年【范文精选】安全生产年【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