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癫女人的反抗 投稿:曾悚悛

摘要: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标准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提出的“家中天使”。她们善良、纯洁、忠诚并且以家庭为重心。在文学创作中时常出现一些与传统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迥异的女性人物颠覆了“家中天使”的形象。例如《简爱》中的柏莎・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秘…

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 禹州市鸿畅镇第二初级中学 七二班 王雨晗 当看到这个题目时,你或许会想,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和父母在一起,用得着去珍惜吗?如果你这样想,那就错了。正是因为现在拥有,才更应该珍惜,不要等到失去,才觉得后悔。 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开始,…

十年聚会发言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遥想我们毕业之际,激情澎湃,相约十年后相聚。今天我们大家为了这个共同的约定放下手中工作,克服困难,从全国四面八方来这里。看到我们30多张久违的面孔,那学生时代的一幕幕、一桩桩仍然历历在目,让人激动…

  摘 要: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标准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提出的“家中天使”。她们善良、纯洁、忠诚并且以家庭为重心。在文学创作中时常出现一些与传统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迥异的女性人物颠覆了“家中天使”的形象。例如《简爱》中的柏莎・ 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秘密》中的露西被赋予疯癫的形象,这些人物形象向传统的男权社会观念制度提出了反抗。她们的疯癫并非是一种绝对的病理现象,而理性的疯癫,是对男权社会的不公与囚禁的控诉。本文试图分析柏莎・ 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多次反抗说明以她们为代表的女性对男权社会的反击。

  关键词:疯癫;反抗;觉醒
  作者简介:温景惠(1990-),女,汉族,吉林省德惠市人,吉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6)-15-0-02
  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女性意识渐渐显露,特别是女性作家在作品中对女性意识的关注。绝大多数女性作家还是通过塑造传统女性接受新思想而表现出女性反抗意识。也有与“家中天使”背道而驰的角色――“疯女人”被塑造出来用以强调女性意识。夏洛蒂・勃朗特的 《简爱》中的柏莎・ 梅恩和玛丽・伊丽莎白・布雷登《奥德利夫人的秘密》中的奥德利夫人就被赋予疯女人的形象。
  一.柏莎・梅恩的反抗
  在《简爱》这部作品中,疯女人柏莎・梅恩往往被人忽略或是被人们当做简爱和罗切斯特的爱情绊脚石而被人厌恶。柏莎在整个故事中没有话语权,没有为自己辩护过一句,甚至没有人考虑柏莎的感受,亲人、丈夫都把她排斥在外。在大学毕业后,罗切斯特被送到牙买加去迎娶早就安排好的柏莎;当时他迷恋柏莎的美丽和身上优秀的品质,谦虚、仁慈、坦率和文雅。可是,婚后的四年里柏莎渐渐地变了,变得可怕。“她的邪恶只有用残酷才抑制住。”罗切斯特知道了柏莎母亲疯癫的病史。他认为柏莎会遗传她的母亲变得疯癫。作为一个丈夫,在知道了梅森家族的秘密和柏莎的病时,应该细心体贴的照顾妻子。可是罗切斯特没有那么做,他抛弃了柏莎,把她锁在了阁楼,让她自生自灭。柏莎受到的压迫与不公让她心灰意冷。在她的意识里只有反抗特别是对男性的反抗。她只能通过行动来反击。她是一个疯女人,她的行为是暴力的,在整个故事中她都是通过反抗来诉说着自己的不公。
  柏莎的第一次反抗是她深夜进入罗切斯特的房间放了一把火。我们可以看出她的报复目标明确。她没有点燃别的房间只有罗切斯特的房间。她是在反抗罗切斯特残忍的对待。这是她对丈夫的反抗。柏莎的第二次反抗是她深夜刺杀了前来看望她的哥哥梅森。她刺伤了梅森,致使梅森连夜出走。梅森的出现刺激了柏莎,她想起了父亲对她的安排,家族对她的流放以及放任罗切斯特如此残忍的对待她,而不去为她争取公平的对待。这是柏莎对她家庭的反抗。
  第三次反抗是在简爱和罗切斯特的婚礼受阻,罗切斯特带领众人闯入了疯女人柏莎的囚室。柏莎看到罗切斯特并与之搏斗后被捆绑住。这次捆绑是男权社会对她的捆绑和束缚。她侵害了罗切斯特男性的尊严,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柏莎的这次反抗是对传统的男性社会的反抗。柏莎的第四次反抗是柏莎放火烧了桑菲尔德庄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使罗切斯特成为了残疾。这一次反抗是她最强烈的一次反抗,她是在向命运反抗。不仅是她自己的命运,而且代表女人的命运。女人作为在男权社会中被压迫和抑制的角色需要重生。柏莎在火中死去意味着重生,女人们也需要重生,对命运说不,解放自己的天性,而不是被传统的礼教所束缚。
  柏莎的一系列疯癫行为都是针对男性、男权社会和命运的反抗。作为一个疯癫的女人,她失去了理智和正常的思维,可是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一名女性。在她逃出囚室时她没有伤害管家和女仆;在简爱与罗切斯特结婚的前夜,她来到简爱的房间撕碎了面纱而不是伤害简爱。她同情简爱,撕碎面纱表示她要拯救简爱。将简爱从罗切斯特的骗局中拯救出来,她不希望任何女性重复她的道路。虽然她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她的行为在向世人展示女性的不屈与争取女性地位的坚决信念。
  二.奥德利夫人的反抗
  英国女作家玛丽・伊丽莎白・布雷登的惊悚小说《奥德利夫人的秘密》中的奥德利夫人就被认为遗传了母亲的精神疾病并且做出了一系列疯狂可怕的事情。小说讲述的是乔治托・尔博伊斯抛下了妻子海伦和幼小的儿子离开。四年后,当他回到英国后,却发现妻子海伦在他回国不久之前去世。后来,乔治发现奥德利爵士的妻子露西就是他的妻子海伦。乔治去质问露西却突然莫名的失踪,好友罗伯特对乔治的失踪感到疑惑。罗伯特步步追踪,解开疑点,真相浮出了水面。奥德利夫人把乔治推入了深井,她还放火企图杀死罗伯特;甚至想要毒死奥德利爵士。最终,奥德利夫人被送入到欧洲大陆的精神病院,一年后去世。奥德利夫人的所做所为被视为继承了母亲的疯癫,必然会成为一个疯子。奥德利夫人只有这样做才能脱离规范、寻求自我,获得自己想要的身份和地位。伊莱恩・肖瓦尔特说:“布雷登则不同,她拒绝维护自己根本不相信的理想。她尤其讽刺了写女性的软弱、温情、对悲剧激情抱不切实的浪漫信念等感伤小说的准则。”
  她反抗的第一个人是乔治・托尔博伊斯。奥德利夫人的遭遇直接的导火索就是乔治不负责任的离家出走。海伦在被抛弃之后,彻底醒悟,她要为自己而活,争取自己的幸福,不做那个在家苦等丈夫的妻子。海伦改变了自己的身份成为露西・格雷厄姆并且顺利成为了奥德利夫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乔治的归来让奥德利夫人惊慌,她将乔治推入了深井。这表现出了海伦想要摆脱乔治的决心和对他无情抛弃的反击。奥德利夫人反抗的第二个人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她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贫穷,屈辱与卑琐。她的父亲从未尽做父亲的责任,而且还亲自参与了制作女儿死去的假相。奥德利夫人在整篇小说中都没有表现出对这个穷困潦倒的父亲的同情。在过上富足生活后,也没有给父亲提供更好的生活。她恨她的父亲,但是因为他是她的父亲而不能作为,只有放任不管,这就是她对父亲无声的反抗。奥德利夫人反抗的第三个男性是罗伯特・奥德利。罗伯特是奥德利爵士的侄子,同时也是乔治的好朋友。罗伯特的出现使奥德利夫人感到不安,罗伯特对乔治失踪的答案的寻找与追问迫使奥德利夫人向他发起反抗。罗伯特步步追查着乔治的失踪的真相,聪明的奥德利夫人也步步设置迷局,迷惑罗伯特,保全自己。最后,奥德利夫人向他发起了猛烈的反抗。她放火烧掉小旅馆企图杀死对她步步紧逼的罗伯特。罗伯特这一人物的塑造是故事发展的必然,然而却也有另一层面的意义。罗伯特是男权社会中男人的代表。奥德利夫人与罗伯特的斗争就是女人与男人之间的斗争。女人不在一味的受制于男人,她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手段去反抗男人对她们的蔑视与偏见。奥德利夫人反抗的第四个男性就是奥德利爵士。在奥德利爵士对她提出求婚的时候,她跪在地上对爵士说:“别对我要求太高,”“我从婴儿时期起一直是自私自利的。”奥德利夫人管理着整个奥德利庄园,按照她的意愿安排着一切。奥德利爵士纵容着她,可是她却一度想要毒死对她又爱又敬的老爵士。对于年轻的露西来说,爱情仍然是她很向往的事情,可是奥德利爵士的求婚使她这一个梦想破灭了。他的财富使她与之结合,以此导致了后来一系列可怕的事情发生。奥德利夫人心里有恨,恨他毁掉了自己的一生,导致她背负杀人的罪名。虽然最后她没有杀死爵士,但是她改变庄园,让爵士臣服也是对他的反抗。   奥德利夫人也试图帮助周围的女性发起反抗,争取自己的幸福,例如她的贴身侍女菲比・马克斯。在菲比要和她的堂兄卢克结婚时,奥德利夫人告诫她的侍女要嫁给那粗鲁的马夫是愚蠢的。“菲比,我关照你,你可别嫁给他。第一,我恨这个人;第二,我舍不得放你走。咱们给他几英镑,把他撵走就是了。”可是,菲比是受传统礼教影响之深的女性,她必须遵守诺言与卢克结婚。在奥德利夫人放火烧掉卢克与菲比小旅馆的时候,菲比苦苦哀求放她回去。奥德利夫人用一种冰冷、生硬的声调回答到。“站起来,傻瓜、白痴、胆小鬼!难道你丈夫是这么一个宝贝,以致你匍匐在那儿,为他痛哭哀号?”奥德利夫人不是在对她一个女性呼喊,而是在向女性群体喊出,不要依附男人,做男人的奴隶。奥德利夫人希望有人会和她一个战线。可是,最后她还是独自一人。奥德利夫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首先,她有双重身份,其次,她犯有重婚罪,其三,她企图杀人;其四,她杀人未遂;最后一点,她疯了,但是,她真的疯了吗?“布雷登说,奥德利夫人的精神错乱是隐性的,间断性发作的,只在她精神特别紧张的时刻才显现出来,如生孩子以后,丈夫抛弃她以及丈夫回来。要把她从幸福富足的生活中拽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女读者肯定都意识到,奥德利夫人真正的秘密就是她神志清醒,而且,她具有代表性。”
  三.总结
  柏莎的反抗与奥德利夫人的反抗的共性是都有被抛弃的相同遭遇,她们反抗男性,保护女性;以自我为中心反抗传统的束缚。柏莎与奥德利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柏莎是真正的疯癫式反抗而奥德利夫人是理性式的反抗。柏莎的反抗形式单一,伤害与破坏是她唯一的反抗形式。奥德利夫人的反抗形式多样,她改名换姓、杀人、放火、投毒、设置陷阱步步为营。“疯女人”的形象鲜明并且敢作敢为,不被传统与伦理所束缚,她们的行为能够被人们合理的接受。所以,夏洛蒂・勃朗特和玛丽・伊丽莎白・布雷登都无独有偶的选择“疯女人”的形象去表达自己的女性意识。她们不是真正的疯子。她们都是有理智的疯子。与夏洛蒂・勃朗特相比布雷登将“疯女人”搬到了台面,而不是隐藏在阁楼之中。奥德利夫人这一形象充分折射出19世纪女性意识的觉醒与进步。
  参考文献:
  [1][5]伊・肖瓦尔特她们自己的文学[M].韩敏中译,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12.p153.p156.
  [2][3][4]吴岩译.奥德利夫人的秘密[M].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
  [6]朱虹.疯狂的女性和女性的疯狂[J].名作欣赏,1995.
  [7]夏洛蒂 勃朗特 .简爱[Z] .祝庆英译. 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1.
  [8]张金凤.19 世纪英国文学中女性疯癫现象探源――以《奥德利夫人的秘密》为例[J].传奇・传记 文学选刊2010.08.
  [9]马冬.失语女人的密码――论 《简爱》中的疯女人[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7.03.

摘要: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标准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提出的“家中天使”。她们善良、纯洁、忠诚并且以家庭为重心。在文学创作中时常出现一些与传统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迥异的女性人物颠覆了“家中天使”的形象。例如《简爱》中的柏莎・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秘…

摘要: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标准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提出的“家中天使”。她们善良、纯洁、忠诚并且以家庭为重心。在文学创作中时常出现一些与传统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迥异的女性人物颠覆了“家中天使”的形象。例如《简爱》中的柏莎・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秘…

摘要: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标准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提出的“家中天使”。她们善良、纯洁、忠诚并且以家庭为重心。在文学创作中时常出现一些与传统的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迥异的女性人物颠覆了“家中天使”的形象。例如《简爱》中的柏莎・梅恩和《奥德利夫人的秘…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折一折做一做教学设计折一折做一做教学设计【范文精选】折一折做一做教学设计【专家解析】清明忆先烈手抄报清明忆先烈手抄报【范文精选】清明忆先烈手抄报【专家解析】刘禹锡的小故事刘禹锡的小故事【范文精选】刘禹锡的小故事【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