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垄断的慷慨 投稿:彭轻轼

展示慷慨的时空甚多,但请客吃饭无疑是最常见的场合。不仅常见,且最古老,甚至可以说是它启动了交换。初民时代人们的交换是极端慎重的,免得肉包子打狗。是大型猎物启动了交换。你想,有人打到了大动物,不请吃,别人眼睛瞪得硕大,更重要的是,大热天那几十斤肉搁不了…

《圣经》中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同样,日光之下,只有旧物。我们一直就有把旧物当宝的传统。什么青毡旧物,什么敝帚自珍……自己的老东西,哪怕是破毯子烂扫帚也是好的。这种把老东西当宝的惯性延展到各个领域:我们把最高超的技艺叫“压箱底”的本事,把最有说…

寺人披。史书上是这么称呼他的。寺人,阉人也。被阉割,一刀割去了他对祖先、家族和后世的责任,他与世界的关系被限定在他与他的主人之间。这个叫披的人,其实也不叫披,他的本名叫勃缇,“勃缇勃缇勃缇”,叫顺了就叫成了“披”。一个被强行简化的人,从他的身体到他的…

  展示慷慨的时空甚多,但请客吃饭无疑是最常见的场合。不仅常见,且最古老,甚至可以说是它启动了交换。初民时代人们的交换是极端慎重的,免得肉包子打狗。是大型猎物启动了交换。你想,有人打到了大动物,不请吃,别人眼睛瞪得硕大,更重要的是,大热天那几十斤肉搁不了几日,还不如假作慷慨,当顺水人情。但这就有了问题:打小动物可以独吞;追逐大动物常常落空,易受伤害,真捕获到了还要与他人分享,这行为为什么竟然持续下去了?因为英雄情结。当了英雄,众人服膺,吸引异性不在话下。由此看,慷慨是与英雄情结结伴同行的。具体说,两个动机启动了慷慨:其一,损失小—猎物储存不住;其二,有收获—不乏无形资产,简单说就是“牛逼”。慷慨形形色色,仔细看多不离这两个动因。从来路上看,其中既有先天的因素,人与人的英雄情结之天赋是不等的;也有后天的因素,是大型猎物易腐烂、存不住的特征诱发了食物共享。

  太史公所撰范蠡之子的故事大家耳熟。其二儿子因杀人囚于楚国。他本意遣小儿子带重金求救,大儿子说:“今弟有罪,大人不遣,乃遗少弟,是吾不肖。”以自杀相迫。范蠡不得已,让大儿子带上一封信和黄金千镒赴楚国。大儿子竟还带上自己的黄金百镒。到楚后遵嘱将信和黄金千镒送给父亲故交庄生。庄生说:你放心,快回去,弟弟放了也勿问原委。庄生本意事成后将黄金归还老友。长子竟又私自去见楚王,以星象游说楚王大赦全国囚犯。事成轻易,便觉花钱冤枉,又去庄生处。庄生知其意,遂归还黄金。但甚不悦,奏楚王一言,楚王怒,大赦囚犯前夕杀了范二公子。范蠡见长子携老二尸体归,笑曰:“吾固知必杀其弟也!彼非不爱其弟,顾有所不能忍者也。是少与我俱,见苦,为生难,故重弃财。至如少弟者,生而见我富,乘坚驱良逐狡兔,岂知财所从来,故轻弃之,非所惜吝。前日吾所为欲遣少子,固为其能弃财故也。而长者不能,故卒以杀其弟,事之理也,无足悲者。吾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也。”大儿子输在抠门和算计,小儿子多半能办成此事,因为慷慨。客官或许不认同他慷慨,那是因为你太美化了慷慨。抠门的对立面不是慷慨是什么?世间慷慨品性各异,此其一种也,当不在少数,名曰“慷爹之慨”,隶属于“慷他人之慨”之列。 顺便说说由来,长子与三子天差地别之品性,都属后天打造而成。
  我对杜月笙一直抱有极大的好奇,以为西西里黑手党的头子不过如此,或许还不如杜老板。当然是时势造枭雄,东方第一大码头,偏偏又是三不管的多国租借地。乃至中华民国的蒋委员长打理上海的事情,都要拜托杜老板。杜老板自然少不了故事,从中每每窥见他的慷慨。是先天还是后天?我以为是天性使然。早年他贫困潦倒,只是浪迹十六铺码头的一个瘪三。但他某日若小有斩获,必吆三喝四,与小兄弟们散尽所得,一醉方休。若只凭算计,无此天性,恐难坐上上海滩黑社会第一把交椅。
  接着要说的是赖昌星。其人得势时堪称黑白通吃,八面玲珑。得益于何处?挥金如土。当今世事,行贿者与受贿者都如过江之鲫,无以计数。赖昌星玩的不是新鲜把戏,不同的是,他向一切合作者散钱,出手就是别人的数倍,数十倍,于是他搞定了四面八方。我以为从他身上看到的是先天与后天的“完美”结合。天性抠门,肯定做不来赖某人的勾当;同时一定是沐浴了中国行贿大潮的洗礼,他开悟了:别人行贿给这些,我如法炮制还有用吗?钱是大家赚的,我的收获是大家给的。赖昌星幸运,免于一死。而西方废除死刑之思路的重要支点是,社会对犯罪的行为负有一定的责任,不可以将一切都推给罪犯。看过某记者与赖昌星的谈话录,我感叹,这是个人才。他的稀有的豪爽性格,如此性格所驱动和开发出来的卓越的活动能力,如果是在不同的社会土壤和氛围下,本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发育和展现。
  我一直在冷眼旁观周围人的慷慨与抠门。当年无数人才削尖了脑袋到美国去淘金。今天怎么样?衣锦还乡的美籍华人一进国门,就被招待他的朋友们出手之阔绰惊呆了、吓傻了。而亲朋们常常私下耻笑假洋鬼子们的抠门。我觉得很好理解。国外的华人大多是打工者,高级打工的毕竟还是打工的,他们挣的是辛苦钱。我也认识一两个在国外做生意的朋友。有一位资产达两千万美元的朋友,历史反革命出身,自豪于自己两手干干净净,没有利用国内的资源赚一分钱,他开一个七十多人的软件公司,雇员半数以上是白人。如今他已经“金盆洗手”。饭局只要有他在,必是他付账,但明显可以看出,他花钱理性、算计。存在决定意识。他在国外虽然不是打工族,依然是挣辛苦钱,靠合法经营致富。国内最豪爽和慷慨的是两类人:商与官。同为商人,为什么中国商人比我那位美籍商人朋友要“慷慨”呢?二者的经商之路是完全不同的。人家靠打造优质的商品和服务,我们的商人靠建立关系网。勾结官员贯穿他们商业活动的始终,勾结的手段不外请客吃饭送礼。一路走下来一直是出手阔绰,并且是越来越阔绰,这颇好理解。其一,套句话剧《茶馆》的戏词,“总不能将这点意思搞成不好意思”;其二,消费在升级,行贿焉能不升级。一言以蔽之,国内很多商人,实为赌徒。赌徒的性格自然非同寻常,赌徒的出手必然惊世骇俗。官员的慷慨更好理解。他们花钱或可以单位报销,或可以转嫁商人。就前者而言,他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他们的慷慨,是慷纳税人之慨。如今吃饭能报销的人越来越多。教授、副教授大多手里有大把的课题费,当然这钱同样是民脂民膏。因为官方有意用课题费堵学者的嘴,学界已完全同流合污。古今中外大学校园的附近都是吃饭的好地方,因为那里人多,钱少,口味刁。而时下最不能吃饭的地方就是大学周边,因为人多,课题费多,嘴拙。
  冷眼旁观,我越发感到这些年来慷慨之士越来越多,不对,还是说慷慨之徒吧,别辱没了“士”这个称谓。这群体日趋壮大,独一无二的原因是,慷他人之慨的路径的扩大。他们的壮大,对其他类别的慷慨之士构成一种打压。不是吗?你也要显摆慷慨,那你也要支付这份金额。但一己之收入如何匹敌公司、官府和地皮财政。于是发生的是,慷慨比赛场上劣币逐良币。劣币,花他人钱财的慷慨者。良币,掏自己腰包的慷慨者。
  在时代的大潮面前,笔者自惭形秽。其一,觉得自己刻薄无聊。我出席饭局当不算少,虽然大大少过若干同仁。绝大多数饭局都是朋友掏钱,不用说,掏的纳税人的钱。我长期以清流自居,其实清洁度有限,刻薄度日增。其二,我也是被驱逐的“良币”。八年半的知青生涯早就铸造了一个慷慨悲歌之士。当年靠着吹牛、讲故事,修建蛤蟆通水库的逾千名知青中半数以上知道鄙人。我曾经说,八五二农场近百个生产队,一半以上我去了有人管饭留宿。朋友来了你不招待,人家能管你这个不速之客吗?可见当时我乃慷慨之士。但二十年间我已经淡出了。二十年间我没有一分钱课题费,我怎么敢跟朋友比埋单呢?每年总要请我的研究生吃一两顿饭,大约十三四个人。少年人的敏感想必早就察觉到自己导师的抠门。其实这也是我的刻意教诲之一。每次我都是拿根铅笔认真点菜,每次都是点两轮,每轮八个菜。为的是多聊一会儿,且不让菜放凉。每次都是自带酒水,为了不挨宰。每次都要求用免费的餐具,为了省钱。我和学生吹我这本经:人在社会上活着要建立有别于他人的区别性,区别性不是靠钱砸出来的,是靠自己的风格。比如喝酒,我一定要选比较少见的品种,比如我带的二锅头是六十五度的,市面上不多见;这次还带了俄国买的伏特加,并不贵,但是稀罕。重要的是心意和心思。心思就是动脑筋想出别致的点子。你的风格就是你的区别性。
  慷慨近乎于被官与商垄断了,我们这些本来的慷慨者只好躲到边缘,喝着十三元一瓶的六十五度二锅头,评说着时下的慷慨之徒。

展示慷慨的时空甚多,但请客吃饭无疑是最常见的场合。不仅常见,且最古老,甚至可以说是它启动了交换。初民时代人们的交换是极端慎重的,免得肉包子打狗。是大型猎物启动了交换。你想,有人打到了大动物,不请吃,别人眼睛瞪得硕大,更重要的是,大热天那几十斤肉搁不了…

展示慷慨的时空甚多,但请客吃饭无疑是最常见的场合。不仅常见,且最古老,甚至可以说是它启动了交换。初民时代人们的交换是极端慎重的,免得肉包子打狗。是大型猎物启动了交换。你想,有人打到了大动物,不请吃,别人眼睛瞪得硕大,更重要的是,大热天那几十斤肉搁不了…

展示慷慨的时空甚多,但请客吃饭无疑是最常见的场合。不仅常见,且最古老,甚至可以说是它启动了交换。初民时代人们的交换是极端慎重的,免得肉包子打狗。是大型猎物启动了交换。你想,有人打到了大动物,不请吃,别人眼睛瞪得硕大,更重要的是,大热天那几十斤肉搁不了…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座谈会主持词座谈会主持词【范文精选】座谈会主持词【专家解析】把铁路修到拉萨去课文把铁路修到拉萨去课文【范文精选】把铁路修到拉萨去课文【专家解析】壮族的风土人情壮族的风土人情【范文精选】壮族的风土人情【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