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者和败者 投稿:唐橘橙

市中区木兰街有个名叫“圣贤岿”的小酒馆,是市政协几个退下来的老头凑股子办起来的。这几位老者离职前都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阅历,且其中不乏资深的专家学者。于是,小酒馆便有了这么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出于担心这茬人不认识繁体字的缘故,他们除在门脸上的横匾书写了繁…

表哥和我是姨表兄弟,今年二十岁,比我大三岁。表哥初中二年级辍学进城淘金,两年时间赚回一幢三层楼房,还找个大学毕业生做老婆。村里人说到表哥,眼红。有次我问表哥在城里干啥,表哥只是看着我笑。我说,当经理做高管?表哥说,劳那个心干啥?我说,下车间做体力活?…

老人八十多了,是这条街上岁数最大的居民。最近,他特别闹心:祖祖辈辈生活已六七代的老屋面临拆迁。老人其实也是个顾大局、明事理的人,但开发商派来拆迁人的态度,令他大为光火。不但不合理赔偿,还说他这是非法建筑。“你家的建房证呢?”“没有。这祖屋上百年了,我…

  市中区木兰街有个名叫“圣贤岿”的小酒馆,是市政协几个退下来的老头凑股子办起来的。这几位老者离职前都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阅历,且其中不乏资深的专家学者。于是,小酒馆便有了这么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出于担心这茬人不认识繁体字的缘故,他们除在门脸上的横匾书写了繁体字的“圣贤岿”三个大字外,还在迎门中堂用简化字另写一块竖匾。自以为周到,却不料仍有纰漏。许多人错把岿字念成了归字,说没准儿这小店是孔老二在台湾的第七十五代孙领着颜氏后裔回大陆开办的。因而是否涉嫌台独密探也未可知,弄得几个老头哭笑不得,只好在“圣贤岿”三个字下面加注汉语拼音。有段时间他们不得不轮流坐班,耐心向顾客解释。说岿即不可撼及之巍峨高山也;说崇尚圣贤乃中华民族世代因袭之美德;说几经现代文明梳理匡正的圣贤观念,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道德基础云云。他们的解释有人听懂了,有人听不懂,也有人听得似懂非懂,总归酒馆的生意清淡依旧。

  然不知是因茶酒纯正价位低廉,还是由于氛围典雅情致别具,总之不知始于某天,小酒馆生意竟火红起来,三十几个席位几乎天天不得空闲。有位迟来者甚至骂骂咧咧地抱怨为何不扩大店面,雇来时髦小姐,提高档次,狠狠地赚一把 !对此,几个老头计议后以为断断不可。固然开店赚钱自古皆然,但毕竟他们初衷不在于此,为守一块净土,植一片绿洲,倡一种美好,固一种操守,在保本或小赚的前提下给小聚者创造一个理想处所足矣!况且,即使从经营之道出发,一旦毁了圣贤岿的品牌,只怕以后不光附庸风雅者不肯光顾,就连正人君子也不复来焉……几经磋商,他们终于想出了高招儿。他们在店前贴出海报,告知所有想成为圣贤岿之常客者,三日后上午务请汇齐小酒馆,按“人以群分”之原则,每五人自愿结成一组,每组选出自己的代表,当场赋诗参赛,胜者即可享受每晚为其预留席位之优待。诗的内容需围绕那三个用繁体字写的店名进行,优劣届时由几个老者组成的评委共同裁判。
  第三天上午九点,小酒馆门前便人潮如流。主持者首先宣布了两条规定:一是参赛者必须以圣贤岿三个字中的一个为题。为防止选择时对某字一哄而上,赛前还需抽签。抽到某字即某字,不得更换。二是必须按汉字书写的笔画顺序将所抽到的字一分为三,然后把拆开后的这三个字都写在诗的头一句中,而全诗的韵脚又必须押在拆开后最末的那个字上,否则也应视为无效。抽签结果,圣贤岿三字各由三组十五人抽去。剩下几个人仍把“岿”字读成归字,被取消了参赛资格。赛事各环节皆按严格程序进行。时至晌午,胜方代表,一个秃去大半个脑壳的胖老头出面朗读了他们组的参赛作品:耳口王,耳口王,杯中美酒你先尝,圣人修身人为本,谦谦尊君理应当。胖老头在一片掌声中告退。“贤”字组获胜方代表,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人出面朗读了他们组的诗作:臣又贝,臣又贝,佳酿不多你先醉。贤者处世义为重,礼让在先心不愧。斯文中年人也赢得了一片掌声。最后轮到“岿”字组胜方代表出场,那是一个很难让人说清年龄和长相的人,他穿戴整齐,架一付足以遮去脸部面积三分之一的大墨镜。他没拿稿子,而是背诵:山足帚,山足帚,仙酒半壶圣贤愁,倘使诸朋成仙友,我等愿以茶代酒!掌声伴着欢腾经久不息,连主持者也被感染得忘了日程。然而偏偏此刻有一浑身长满赘肉的小伙子出来大呼不公,说他不光对本组裁判结果不服,对前两个获胜组的诗作也有异议。他说为什么美酒佳酿非要先尊别人?为什么成仙美事不留给自己?都他娘的市场经济了,谁还信假仁假义那一套?说是美酒佳酿叫你先喝,可没准里头装的全是假货!别以为用两块黑玻璃遮着脸人家就看不透你假冒伪劣的真面目,这年头的事我他娘的算看透了!包装得越好,货色越孬!所以呢,下面我请各位评委还是听听我的参赛诗作如何?说罢也不等允许便兀自念起来:足帚山,足帚山,杯中美酒我先干,人不为己鬼才信,你道今岁是何年?主持赛事的老者终于认出来,此公恰是建议他“狠狠赚一把”的那位!问他贵姓,他说贵姓金!还说算命先生说他命中该有财运,所以没读完大学便弃学下海。如今好歹也算个人物了,怎么就不能到你们小小圣贤岿来包个常席?别人一百我三百,别人八百我一千!老者说:不行,你要这么说三千也不行!那人说:不行?哼,我他娘的不信还有我不行的事!喝酒付钱天经地义,圣贤能奈我何?说着便左一膀右一膀地晃开众人,径自撞进酒馆寻一上好席位坐下,然后自己从酒柜里挑了两瓶好酒,用牙咬掉瓶盖,噗地吐到地上,然后便旁若无人地自斟自饮。有人担心他会寻衅滋事,就要打电话报警,却被主持赛事的老者拦下了,说这是在圣贤岿,天塌不下来!大伙听着,现在我宣布,上述裁判结果,绝不会因个别人无理取闹而无效。我们评判的依据主要是看诗的意蕴和总体上的价值取向,而不能断字取义节外生枝;且不说这小伙子没按汉字笔画顺序拆字本身就违反了竞赛规则,而且他那番有辱人格的混话也从根本上违背了我们组织此次赛事的宗旨!况且照他的话讲,莫非连交通上的礼让三分也有十足恶意了?请问当你非要怀疑前方路段上埋有定时炸弹时,那么礼让者岂不是成了蓄谋杀人的罪犯?
  众人哄地笑了。
  此刻店里那小子已喝得八分醉了,只见他扔了一沓钱在桌上,又左一膀右一膀地晃出来。嘴里仍骂骂咧咧地颤着一身赘肉上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走了。
  第二天,木兰派出所传去了那长满一身赘肉的小伙子,拿出一个精致小包问是不是他的?那小子冷丁一惊,昨日的余醉全没了。他知道包里除了千余现金外,还有一张如果丢失足以让他和他的公司顷刻倒闭的进口提货单。他当时激动得浑身赘肉乱颤。派出所的人告诉他,这是圣贤岿酒馆的人送来请他们帮助查找失主的。当那小伙子找到圣贤岿时,酒馆正在清扫门庭。昨日主持赛事的那位老者推开了他双手擎上来的一沓谢礼,并把昨日他扔在桌上那些人民币中的大部分点还给他。说你别谢我,我们是受人之托。拾到包的人不是我,而是我们圣贤岿的一位常客。他忙问是谁。老者说你真想感谢他么?那好,今晚七点再来这见他吧!
  当晚七点小伙子如约而来,一看等他的竟是那个戴着大墨镜的人。那人告诉小伙子自己曾是一家大企业的总工,因扑救油库失火被烧瞎了一只眼睛。因视力不济他总习惯于沿路边行走,所以才于昨天回家时无意中在小伙子停车的地方踩到了那个精致小包。同样还是因为视力不济,他又委托圣贤岿为他寻找失主。戴墨镜那人说要不是想跟他聊聊“你道今岁是何年”这个话题,只怕想谢谢也找不到他。
  ■责编:严 苏

市中区木兰街有个名叫“圣贤岿”的小酒馆,是市政协几个退下来的老头凑股子办起来的。这几位老者离职前都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阅历,且其中不乏资深的专家学者。于是,小酒馆便有了这么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出于担心这茬人不认识繁体字的缘故,他们除在门脸上的横匾书写了繁…

市中区木兰街有个名叫“圣贤岿”的小酒馆,是市政协几个退下来的老头凑股子办起来的。这几位老者离职前都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阅历,且其中不乏资深的专家学者。于是,小酒馆便有了这么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出于担心这茬人不认识繁体字的缘故,他们除在门脸上的横匾书写了繁…

市中区木兰街有个名叫“圣贤岿”的小酒馆,是市政协几个退下来的老头凑股子办起来的。这几位老者离职前都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阅历,且其中不乏资深的专家学者。于是,小酒馆便有了这么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出于担心这茬人不认识繁体字的缘故,他们除在门脸上的横匾书写了繁…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澳大利亚电话区号澳大利亚电话区号【范文精选】澳大利亚电话区号【专家解析】格律诗八句的称为格律诗八句的称为【范文精选】格律诗八句的称为【专家解析】厚壁无缝管厚壁无缝管【范文精选】厚壁无缝管【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