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与形态:切开水面 投稿:马烰烱

世纪之光安静。安静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正进入一个野蛮人的心我就是这人孩子,挺住!千万别尿床,让爸爸写完下一行――我不是这人我是人类身上一块小小屑片突然出现在历史的沙面上开始――喂?您找谁?――是你吗?――是我。――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挺着急。怎么你…

与四岁的女儿散步敕勒川她紧紧地拉着我,仿佛怕我丢了似的,她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却领着一个大人在走,信心十足的样子像是领着她那个可爱的布娃娃有时,她松开我的手,郑重其事地告诉我:站在这儿,别动我一会儿就回来。――当年母亲就是这么吩咐我的回来的路上,她说,爸…

巴金老走了,以人瑞之年,以辉煌的一生,以无可估量的文学瑰宝,体现这位文学巨匠、文学大师留给祖国的最卓越的贡献。他实践了发过的誓言:我思索、我追求,我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不在于享受。巴老的生命历程,充分证明了他奉献的真诚与真实。我拜识巴老于抗…

  世纪之光

  
  安静。安静
  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
  正进入一个野蛮人的心
  
  我就是这人
  孩子,挺住!千万别尿床,
  让爸爸写完下一行――
  我不是这人
  我是人类身上
  一块小小屑片
  突然出现在历史的沙面上
  
  开 始
  
  ――喂?您找谁?
  ――是你吗?
  ――是我。
  ――我有件重要的事要
  告诉你,挺着急。怎么你
  好像特别平静?
  ――还那样儿。说吧,
  我正听着呢。
  当我说出开始
  世界就像我昨晚的一个异想
  本来用了“奇想”,
  但又觉得这个词有点
  不着边际,“异想”
  更像我所感到的这个世界。
  在这个清晨
  被一声鸟啼碰碎
  
  那啼声淫荡,宜人
  碎片的
  破裂的
  世界哗哗起床了
  
  如是我闻
  
  如是我闻:无佛,无人
  无我
  无诗
  熙来攘往,只有你们
  移动的梦群
  擦过我模糊的眼瞳
  原以为模糊的只会是梦,可渐渐觉得,模糊的只是我的眼瞳。
  如是我闻――
  你们对面
  我明显是梦游者
  更像一个写错的句子,一行被误读的诗。
  或者众梦之中
  最虚幻的一个
  只是被你们部分地梦见
  
  深 夜
  
  夜深了
  深到你够不着我
  
  夜深了
  深处住着我的尘世所爱
  在“我的爱”和“我的尘世所爱”之间,我停了很久。请允许我先藏起我别的爱。
  
  夜更深了
  深到快要碰着我的右肋
  夜已经很深。深得
  除了黑还是黑
  
  我比黑夜更黑
  我坚信在这一点上我代表人类
  
  是的。经过再三斟酌,我认为确实是这样的。
  
  根源或和神有关
  
  我面朝神。假设那是因为我老了。老到
  对一切都已信不动
  照此看来,人或移动
  的确改变了他周围事物的
  形状。
  假设那是因为
  一切都不可信
  我只好信神
  
  假设这一切皆是假设而已
  因为我本是神
  今晚,我这么痛苦!
  好像因为我是神
  却假设自己为人
  
  这事儿你竟瞒着我。
  这是阴影!
  
  今晚,月光是这么好
  好像因为不知所措
  它在我痛处撒了层剧烈的粉
  
  比深夜还深
  ――献给LN
  
  夜已经很深。我又一次
  落在苹果树旁
  既然是树旁,那就
  “落在”吧。
  
  一阵清风,让我感到在我深夕
  有什么东西正在飘起
  
  我暗自震惊――这清风
  它不来自此前,也不在此后
  却就在此时此刻!
  
  这些克隆的形而上学家,
  不探求真理,也不探求
  近似的真理;他们只探求
  大吃一惊。
  我看见果树低处
  第二根枝条在动
  而不是第三或第四根
  我想起此前某个日子
  你一头黑发
  只有朝右那绺在动
  
  沿这些事实向前
  七星之下,北方为水
  西方为金
  这学问来自古老的
  五行之说。
  
  楝树飘香
  
  一个家乡的早晨
  楝树飘香
  
  我真的闻着它了
  虽然看不见
  那些可能的枝叶
  
  我久久地想:楝树的香
  它让我目光迷离,像一个
  突发事故中的人物
  
  可我真的
  闻着它了
  我的家乡没有楝树。
  我从没见过一棵叫做“楝”
  的树。我现在把它栽进这首
  诗里,是因为楝树,早晨,
  清香,这些词中确有一缕
  扑面而来的清香。
  我只是在家乡的一个早晨,
  读一篇题为《楝树飘香》的小说。
  事隔多年,我已不记得
  它的作者、故事和其中的人物。
  事实上,是几个词叩开了
  我的心扉,给我带来了
  楝树的清香,虽然至今我还
  不能为这种清香命名。
  
  切开水面
  
  要不要切开水面
  这是个问题
  能不能切开水面,这是
  另一个问题
  
  能切开和不能切开的,
  均已被切开,或
  正在切开。
  
  切开水面
  水的皮肤是不是很疼
  水的脉管里
  会不会发出血液的吼声?
  
  别劝我,更别告诉我什么“抽刀断水水更流”――
  
  我不在乎定论
  我只要伏下身子探寻
  刀落水面,
  我身体里会不会传来
  一声水的呻吟
  
  这个日子
  
  这个日子,清水
  怀着愉悦和肌肤相亲
  皮肤领会到水的奥义
  这个日子,头发乐意交给剪刀
  灰尘喜欢被扫掉的感觉
  它爱上了移形、变居
  如此肯定,皆因为
  我们都是会行走的灰尘
  
  他们认为宇宙的历史,
  其中包括我们的生命以及
  生命中最微末的细节,是
  一个地位次要的神为了与
  魔鬼取得谅解而写成的。
  
  这个日子,除服是适宜的
  天气无权侵害身体
  那就除去该除的衣服吧
  
  我今天没法陪你出去。
  
  这个日子,诸神心情平静
  它们都在耐心听我祷告
  它们决定
  要给这个名叫高尚的人办点事情
  这个日子不错
  可它却随意去留
  仿佛不许我们只在乎它
  而要接受所有的日子
  好的,呆会儿就读完。
  [责任编辑 何 安]

世纪之光安静。安静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正进入一个野蛮人的心我就是这人孩子,挺住!千万别尿床,让爸爸写完下一行――我不是这人我是人类身上一块小小屑片突然出现在历史的沙面上开始――喂?您找谁?――是你吗?――是我。――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挺着急。怎么你…

世纪之光安静。安静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正进入一个野蛮人的心我就是这人孩子,挺住!千万别尿床,让爸爸写完下一行――我不是这人我是人类身上一块小小屑片突然出现在历史的沙面上开始――喂?您找谁?――是你吗?――是我。――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挺着急。怎么你…

世纪之光安静。安静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正进入一个野蛮人的心我就是这人孩子,挺住!千万别尿床,让爸爸写完下一行――我不是这人我是人类身上一块小小屑片突然出现在历史的沙面上开始――喂?您找谁?――是你吗?――是我。――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挺着急。怎么你…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我想对地球母亲说我想对地球母亲说【范文精选】我想对地球母亲说【专家解析】沁园春雪大意沁园春雪大意【范文精选】沁园春雪大意【专家解析】这也是一种美这也是一种美【范文精选】这也是一种美【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