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随笔《走过》 投稿:郝狌狍

走过教师随笔 史振东那年,我刚二十出头,正是一个挣扎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年龄。对未来,心中充满着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正视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竟全是一片灰暗和渺茫。那时,小孩才刚出生不久,而自己工作安置的事情一直悬而未解,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不露声色地照…

现代化企业集团财务管理模式的创新探索[摘要] 随着我国企业改革的发展,旧的财务管理模式已经落后,不能适应现代化企业集团的发展步伐,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因此我们要对现代化企业集团财务管理模式进行创新。本文简单介绍了现代化企业集团财务管理模式创新的思路,从…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埃罗尔·莫里斯(Errol Morris)的《细细的蓝线》(The Thin Blue Line,1987)、麦克·摩尔(Michael Moore)的《罗杰与我》(Roger and Me,1989)、肯·波恩斯(Ken Bu…

走过

教师随笔 史振东

那年,我刚二十出头,正是一个挣扎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年龄。对未来,心中充满着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正视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竟全是一片灰暗和渺茫。

那时,小孩才刚出生不久,而自己工作安置的事情一直悬而未解,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不露声色地照顾、周济着。那真是一段煎熬的日子,糟糕的心情无一日有一刻的安宁,直感到自己是那么的一无所有: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自己的事业,战友五湖四海,身边连朋友也没有,而自己却又不得不经常为了自己未知的前程,委曲求全地去面对一些极不愿相见的人,说一大堆言不由衷的鬼话,冤枉地花费一些自己节衣省食的血汗钱。这种纯属于坐吃山空的生活状态,我讨厌极了!挣扎,又无处使劲;坐以待毙,又心存不甘。

有一次,我又和战友阿元去某部门咨询工作安置的具体日期。其实,我们已记不清在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白费功夫地奔波了多少回了,每次阿元总会这般说道:“安置!不安置!什么时候再安置!这都是一句话啊!我也好作另外的打算!”果然,负责转业安置接待工作的那个科长又不在,总说是出差去了。办公室里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埋头整理档案,一男一女,衣着很朴素,都带着厚厚的眼镜,年纪也都在五十岁以上的样子。我们很有礼貌地敲了两下原本敞开的房门,然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再轻声细语地说明来意。那个男子低低地抬起头,瞟着眼睛从自己眼镜框架上沿打量着我们,模样极像影片中老谋深算的当铺老伙计。我以为他会说点什么呢,谁知,他不言不语地望着我们几秒后,又低下头继续自己的事情去了,就好像我们就只是透明的空气,或者就根本不存在似的。而他刚才的那个诡异的举动,只不过是他小憩的一种别样的方式罢了。那女人似乎很繁忙,她那只枯瘦的手紧紧地攥着笔,笔尖就像鸡子啄米粒一下,高频率地一点一点的„„不过,她倒时不时地冒出简短的一句话来,她说:“找科长干什么——我不关心这——你们是干什么的——隔壁吵死人啦——你问我,我问谁„„”从她的年纪来看,如果她有孩子的话,年龄应该和我们的年龄相仿。所以,我以为她会稍有耐心地对我们解答一点什么。然而,我的想法错得很彻底:那女人不仅脸部表情冷若冰霜,而且她说话的语速与语调让人听了极不舒服,上一句与下一句间隔的时间很久远,而且极具跳跃性,就像醉汉的步法,一较高,一脚低。在整个交谈过程里,她高贵的头颅始终没有像正常人那样谦逊友善地舒展过一回。

于是,我们只得知趣地准备离开那办公室。就在这时候,那个女人终于冒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这又让我们停住了脚步。她冷冷地说:“明天别来了!来了也白搭!你们是当兵的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不兴来的了!我们这行业不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这声音阴森森的,就像从十八层地狱了飘忽出来的生死判词一样。那句话击碎的不是一个人所谓的自尊与骄傲,而是对一个人起码人格的挑衅和侮辱。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真不知该如何去回应。除了恼怒,更多的是无地自容的尴尬。我站立在原地,竟一动也动不了。阿元表现得比我要冲动,他立即折返回去,威严笔直地站在那女人的办公桌前,用匕首般的目光逼视着那女人,一分钟,两分钟„„然那女人依然保持着最初那副泰然自得的样子,说她有刘胡

兰面对铡刀大气凛然的镇定,那可简直是太过高地褒奖她了,只能说她像一个落难的贵妇人,已经一身潦倒不堪,骨头缝里还死守着一份固有的傲气和穷酸。阿元说:“哦哦!那你说说!我们转业军人是什么样的人?杀人犯?社会渣滓?你又是什么人?优秀的人民教师?既然优秀怎么不在一线?还藏在这装着冷气的四楼半旮旯角落里干这样的闲杂啊?”那个男人又像当铺老伙计的样子打量着我们,只不过表情比先前要凝重一些,好似做了一桩亏了血本的买卖。那女人却不言不语了,甚至好像她从未开口说过什么似的。我没有劝阻阿元的愤怒之举,任他一泄心中压抑许久的愤慨。阿元说:“不错,各行各业里都会有精英,也会有败类!在你的眼里,军人这职业也许被你划分为了三六九等!而你只不过是凭着自己无知的猜想,认为我们是第九等而已!但我就从你此时的修养德行,我就敢肯定地说,你绝对是你们这行业中最下等、最没素养的人!”阿元最后说了一句,竟把我逗乐了,他说:“说话请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的语言还真对不住你的这副老花镜呢!”

其实,阿元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个比较木讷的人。说实在的,我和阿元从最初淡然地相识走到现在的情同手足,还真没遇见过他像今天这般盛怒。而此时他的这番冷静的即兴言辞,着实让我感受到了他内心的一份愤怒与沮丧。我们走到第二层楼梯时,阿元还在愤懑不平地大骂着,他嚷嚷道:“这个社会究竟怎么啦?真是变态了?军人竟然在他们眼中成了‘不需要’的那种人了!成了社会的垃圾!”

这时,战友小江的电话来了,问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回来?他还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呢!原计划小江是和我们一道去问问情况的,但因为他临时有事急需去处理的缘故,所以我说:“你忙你的去吧!不就问一下情况吗?我们又不是去吵架!两个人就够了!”于是,小江忙完事情后,便在家里等候着我们的消息。当我们回到小江的店铺时,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可能是我们的脸色很难看,所以小江再见到我们时,只说了一句:“你嫂子买菜去了。”然后默默地去给我们泡茶。我们坚持要走,小江有些生气了,说:“既然来了还有空着肚皮走的道理?”于是,我们三人坐在一起心不在焉地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与工作无关的琐事。不一会儿,嫂子便买菜回来了,我忙起身帮嫂子提菜:一袋名叫“上海青”的小白菜,一袋豆芽菜,几个大土豆和一大片肉。而阿元还是一脸怒火冲天的神情,以致嫂子和他打招呼时,他居然半天还回过神来,很显然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嫂子就蹲在门口水龙头下洗菜,她偶尔也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宽慰人心的话,但更多的时候是听我们说话。水龙头的水流开得极小极小,嫂子将青菜一片片地掰开,就着水轻轻地摩挲着„„然后正规正矩地摆放在一个长方形的塑料菜筐里。我便岔开话题,想缓解一下气氛,我说:“嫂子真是一个优雅的人啊!几小垛青菜洗得是那么诗情画意,像在完成一件复杂的工艺品呢!”嫂子一听,便爽朗地大笑了起来,她说:“日子本来就很苦了,穷得只能拿青菜、豆芽来招待你们呢!如果自己还人为的把青菜弄得不像青菜的模样,那我们就不指望有出头之日了!”尽管我没再去回应她的话,但心里却按耐不住地窃笑:不就这几样小

菜吗?你再优雅,还会办置出一桌满汉全席不成? 这想法,居然与那个女人的潜台词是如此相似:你一个当兵的,再优秀,还能成为一个教育家不成啊?

没等多久,嫂子的饭菜便做好端上了桌。简简单单的几道菜,做得是特别的精致:青菜两竖排摆放在一个腰形花盘里,整整齐齐的,白玉般地晶莹剔透;一圆盆凉拌豆芽菜,裹着红亮亮的辣椒油,再参杂着几根细细的青椒丝,黄、白、红、青相互映衬,如此相得益彰;爆炒土豆丝就像一堆金银线似的,一团暖色调恰如其分地点缀在洁白的菜盘正中央,温暖缠绵直抵心扉;粉蒸肉用土豆块作底,满满的一大碗,热气腾腾,再洒上一大把碧绿的葱花,香气便四处弥散开来„„又配上两小盘不同内容的泡菜,一小碟油炸花生,一小碗红油豆腐乳。大大小小八道菜,彰显出了东家十足的热情和周全。那顿饭,我们真的吃得很惬意,一下子忘掉了烦恼,忘掉了忧虑„„记忆中,我们喝了一点啤酒,说了一些感受生活美好的话,且漫无边际,句句都与“幸福”相关,譬如小孩快乐的成长点滴啊,父母的身体状况啊,爱人的厨艺水准啊,部队里经历的那些深刻的事,难忘的人„„

确实,在很多时候,我们就像生长在岩石夹缝里的一株卑微的小草。你的命运,有时就掌控在别人慎重或漫不经心的态度里,但生命中固有的从容、优雅和细致却真实地填写在你的心间。特别是当风雨来袭,你不能企图外界给予你给太多的庇护,你只能积极地调整自己,尽快地适应这错综复杂的环境,为自己争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间。

现在,小江到底还是干脆地放弃了从教这一行业,但他自己白手起家创办的轿车修理厂打理得非常有声有色。阿元和我已经从事多年的第一线教学工作了,同样我们也将单调的日子捣鼓得风生水起。大家一直很忙,但从未忘记在电话里相互提醒勉励。阿元倒还经常与我会面,因为每一次我的教学论文获得了某个大奖,我的散文又在某杂志上发表了,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记得在二零一一年冬季,我参加全县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比武归来,阿元表现得比我还兴奋,他坚持要反请我吃饭庆贺。我们都不大会喝酒,各人面前的一杯二两的白酒喝得很慢很慢,话却说得很多很多„„不知不觉地,我们的话语便被酒水沾染得醉醺醺的了,竟不自觉地旧事重提。阿元说:“你还记得许多年前,那女人说的那句刻薄的话吗?”我夸张地捂着胸口,故作痛苦状地说:“我一想起来啊,心就拔凉拔凉的呢!”

其实,心早已海阔天空,已经把那句诋毁的话当成了一句玩笑而已。回望自己一路勇敢坚韧地跋涉,一路从容平和地追寻,我始终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种人了。这份自信并非是因为我原本优秀,只待有人识得,而是我坚信:无论脚下的道路多苦多难,一个优雅、精致的人一定会赢得一个美好灿烂的未来!

走过教师随笔 史振东那年,我刚二十出头,正是一个挣扎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年龄。对未来,心中充满着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正视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竟全是一片灰暗和渺茫。那时,小孩才刚出生不久,而自己工作安置的事情一直悬而未解,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不露声色地照…

走过教师随笔 史振东那年,我刚二十出头,正是一个挣扎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年龄。对未来,心中充满着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正视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竟全是一片灰暗和渺茫。那时,小孩才刚出生不久,而自己工作安置的事情一直悬而未解,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不露声色地照…

走过教师随笔 史振东那年,我刚二十出头,正是一个挣扎徘徊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年龄。对未来,心中充满着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正视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竟全是一片灰暗和渺茫。那时,小孩才刚出生不久,而自己工作安置的事情一直悬而未解,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不露声色地照…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字典词典礼貌是无形的尔雅礼貌是无形的尔雅【范文精选】礼貌是无形的尔雅【专家解析】消防安全演练方案消防安全演练方案【范文精选】消防安全演练方案【专家解析】现代教学观现代教学观【范文精选】现代教学观【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