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有块绿菜地 投稿:洪駤駥

1970年初春,山西省曲沃县汾阴村旁东岭大沟两侧一排排的土窑洞经过修葺,改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五七”干校办公场所和官兵宿舍。总政直属单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总政文工团、军乐团、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以及总政机关等近千名干部战士从北京来到这里…

萧华(1916―1985),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7岁担任少共国际师政治委员,22岁时已是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他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被誉为“娃娃司令”。智斗沈鸿烈1938年,萧华率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在冀鲁边区坚持抗日。此时,国民政…

2012年4月15日是胡耀邦逝世21周年纪念日。前些时候我在江西庐山参加了辽宁刊授党校的工作座谈会,会后组织我们到共青城富华山下的胡耀邦陵园参观,胡耀邦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记得当时凡是走进胡耀邦陵园的游人,无不被他的革命生涯和光辉形象等感染…

1970年初春,山西省曲沃县汾阴村旁东岭大沟两侧一排排的土窑洞经过修葺,改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五七”干校办公场所和官兵宿舍。总政直属单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总政文工团、军乐团、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以及总政机关等近千名干部战士从北京来到这里。他们在汾河滩涂开垦荒原,引汾河水压碱,在新开垦的土地上栽种水稻。

一夜之间,一向静寂的汾阴村突然来了那么多军队文艺界的受训干部,再加上驻扎在各家各户的野战军的一个战斗连队,别的不说,部队吃菜就成了很棘手的难题。为了让总政“五七”干校的广大官兵能吃上新鲜蔬菜,汾阴村干部们经过讨论研究,决定将村子南门口的六亩土地划拨给总政“五七”干校种菜用。这块地地势平坦,土地肥沃,而且在这块地旁边还有一眼水源旺盛的老井。

“五七”干校的张校长得知汾阴村赠送菜地解决部队吃菜难题,万分感激,即刻派人在这块地边盖起几间瓦房,并挑选了几位年龄较大的干部住进去,专门侍弄这块菜地。汾阴生产大队则选派出韩光山、田世荣、韩忠孝三名懂种菜技术、勤快能干的老农协助指导部队种菜。清明前后,种瓜点豆。不到一个月,那块菜地就被打磨得坦荡如砥。纵横交错的田间灌溉小渠,整齐划一的大小菜畦,菱角分明的田间小埂,远望近瞅好似棋盘一般。

那些在银幕上、舞台上叱咤风云、风流倜傥的文艺家们,种起菜来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舍得力气,不惜汗水,既注重向老农虚心学习,又从县城书店买回有关种菜的科技书籍,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竟然把那片菜地整理得有条不紊,所种蔬菜种类甚多,让所有过路的老百姓无不叹为观止,赞不绝口:“怪不得毛主席号召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他们打仗能打赢,种菜也不含糊。看着人家做出的农活,真值得咱学习。”

五月南风起,小麦复垅黄。转眼到了端午节。那满园的蔬菜苗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一嘟噜一嘟噜的西红柿鲜红可爱,黑紫色的大茄子压弯了树杈,墨绿色的大青椒如同孩子们的小拳头,硕长的白不老豆角在阳光下闪着银亮的光,那一畦畦的韭菜、芹菜、菠菜、蒜薹鲜绿可爱,在五月的熏风中弥散着醉人的香气。解放军的这块丰盛而迷人的菜地,引起许多村民的羡慕,由羡慕引起关注,由关注又引起一些人想法设法去“偷菜”。偷菜人振振有词:孔乙己偷书不算偷,老百姓不掏钱吃子弟兵的菜能算偷吗?

那时候,“文革”中的斗、批、改运动可谓如火如荼,生产队里的一个壮劳力干上一年,仅能分到百十元,大多数农户甚至连买油盐酱醋的钱都拿不出来,根本不敢奢望能吃上新鲜蔬菜!看到解放军菜园的菜长得那么好,那么惹眼,确实让一些“手长”的人动了心,趁收工或晚上偷偷蹿进那块菜地,手忙脚乱地偷摘点菜,塞进筐子里或揣在怀里,跑回家给家人改善一两顿伙食。

面对老百姓偷菜,解放军官兵看在眼里,却十分无奈,只好向校领导汇报。校领导得知情况并没有发火,亲自来到菜地指挥官兵将那成色最好的西红柿、豆角、辣椒、西葫芦、茄子等每样都收摘一箩筐装满板车拉进村子。他们逢门便敲,和颜悦色地请院中主人出来取菜,爱吃啥菜就拿啥菜,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并说他们这样做是执行命令。车上的菜送完再回菜地去摘。第一天解放军来村里送菜,大家都觉得莫名其妙。心中暗想,解放军首长不是吃错药就是变傻了,怎么能把自己辛辛苦苦种出的菜白送给老百姓?管他呢,送来就要;第二天,又有官兵奉命来给群众送菜。

就在大家将要取菜的时候,50多岁的老农田二杆子一手叉腰,一手在空中挥舞着粗喉咙大嗓门地立在当街骂了起来:“你们的良心叫狗吃了?谁他娘的今儿敢拿解放军送来的菜,老子就揍谁!你们偷菜当贼,解放军不动你们一根毫毛,你们也得要点脸面!1946年10月,彭老大也是在这块地种了6亩白菜,长得十分看好,满指望卖点钱过日子,没想到一大队国民党败兵把那白菜抢得一干二净。彭老大找他们说理、讨钱,一分钱没要到手反而被那群败兵打得头破血流。解放军是咱们的亲骨肉,咱应该爱护解放军,帮助解放军。从今往后谁要敢再去偷解放军的菜,老子就跟他过不去。”

准备取菜的人都缩回了手。大家仔细思量,觉得田二杆子虽然出口粗鲁,但句句在理。人家种菜图的吃着方便,谁偷就是谁的错!再想想田二杆子所说的彭老大讨白菜钱遭国民党败兵毒打的事,才真切体会到人民军队爱人民的深刻含义。

从那天起,直到总政“五七”干校撤离,长达四五年的时间,再也没有人无故踏入村口那块绿色蔚然的菜地。

(责编 孟红)

1970年初春,山西省曲沃县汾阴村旁东岭大沟两侧一排排的土窑洞经过修葺,改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五七”干校办公场所和官兵宿舍。总政直属单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总政文工团、军乐团、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以及总政机关等近千名干部战士从北京来到这里…

1970年初春,山西省曲沃县汾阴村旁东岭大沟两侧一排排的土窑洞经过修葺,改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五七”干校办公场所和官兵宿舍。总政直属单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总政文工团、军乐团、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以及总政机关等近千名干部战士从北京来到这里…

1970年初春,山西省曲沃县汾阴村旁东岭大沟两侧一排排的土窑洞经过修葺,改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五七”干校办公场所和官兵宿舍。总政直属单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总政文工团、军乐团、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以及总政机关等近千名干部战士从北京来到这里…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免费下载文档:
站点地图